Fandom

WikiTeamWork

天龍第九部

870個維基
頁面
增加新頁面
討論0 分享

我叫做喬峰。

但我既不是丐幫幫主,也不會降龍十八掌,當然也不可能有深厚的內力。
最讓我難以接受的是在生命從來不曾像小說中會出現自己送上門的可愛妹妹。
因為這個名字,從小到大讓我受盡恥辱。稱得上有交情的人都叫我「大俠」,
全名是「肉腳大俠」,且那時我就有江湖混名「無力幫主」。
悲慘的經歷,讓我暗自立誓,且堅定了改名的信念。
雖然說往事已矣,但那時從正常人的眼光來看,一個成績一般、相貌一般、拿著顯微鏡去照都很難找到 優點的少年,若勉強要說有長處,大概就跟哆拉A夢裡的大雄一樣,只有善良了吧。
不難預料想像,人面對著每天枯燥乏味的課程,迎接著接二連三的考試,唯一能夠讓我得到些許的成就 和滿足感,就只剩下虛幻的網路遊戲。

每當打開電腦,所作第一件事就是連上網路,登入遊戲伺服器。化身成一名真正的大俠,手拿倚天劍、 腿跨赤兔馬、行俠仗義、斬妖除魔。儼然跟現實生活之中,有著截然不同的面貌,在虛擬世界裡, 展現出驚人耐心以及無比毅力,同時也投入了所有的時間,當然也花了不少新台幣。
這一點微不足道的付出,所能換來的竟是難以言喻的快感。漸漸地,我沈迷在這個虛幻的世界裡。


不過弔詭的命運,令我人生的路途上,有了一條新的分岔。

by伍亭曉



這天,無預警的網路斷線。
打電話跟客服人員抱怨,聽了將近一個小時客服小姐錄製的優美嗓音,
依舊沒有達到最主要目的:恢復網路連線。我憤怒地用力掛下電話,無奈兼無聊之下,
掏了掏口袋裡的零錢鈔票攤在手上,約略的點算了一下,要去網咖是綽綽有餘。
終於,我來到了網路星球。


當正目不轉睛的盯著畫面上角色飛快的移動的同時,卻有一股「浩然正氣」將我拉回了現實。
沒放在滑鼠上的左手被用來掩鼻,但是氣味依舊猛烈的刺激嗅覺。我不禁打量著身旁的老頭,
有如丐幫洪七公再世。像是幾年沒洗過的衣服,以及渾身散發出來的男子氣概,的確是讓人肅然起敬,
不過…是敬而遠之的「敬」。但這裡已沒有其他位子,無奈之中,我偷瞄了老頭正在玩的遊戲。
不看也罷,一看就讓心裡著實嚇了一大跳:「挖勒!跟我玩的遊戲一樣,連暱稱都叫洪七公,
等級高到嚇死人!」此刻表情頓時時凝結,我絲毫沒料到眼前這名令人難以忍受的糟老頭,居然是個高人。


這就是我與師父的第一次見面。

by黃勤育



再說說我的學校生涯,可說是有數不清的痛苦回憶以及恥辱。在還有記憶的過去裡,好像沒有啥好成績,
也沒有啥可以值得感到驕傲的事情,在日積月累之下,唸書這件事,對我來說就像是一種可有可無的事情。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在學校的時候,總是在腦海中編造著一些奇異的冒險。
雖然在老師們眼裡還是跟智障沒兩樣,但是在我看來彷彿呆滯的表情之中,總是充滿了幻想。
雖說是讀到了高中,但是人呀,跳脫不出那壁壘分明的界線,在一個班級裡有著一個個的小團體,
每一個人都有他們所屬的空間。看著他們的舉動,只是心中暗暗覺得好笑。觀察他人快變成是我的一種習慣了,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很虛偽,但是卻又享受那一種感覺,就如同看電影一樣,在幽暗的自我空間之中, 體會著不同的人生。


只不過,這是真實世界。


回到家,吃完了晚餐。一如往例,直接去網咖報到。經過公園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咦!那不是七公嗎?」。好奇心使然,我決定一探究竟。

by蔡孟錞



公園裡七公那矮小的身軀,面對著三個年輕人,一點都不顯得老弱,七公單掌平推,看似簡單的動作,
也不像有著千鈞之力,但可以將一個小混混推到三公尺外。腳跟一提,把原本想要偷襲的卑鄙小人絆倒。
扭頭一瞪,隨即讓另一個傢伙,不自主的後退三步。


三個年輕人用訝異的眼神看著七公,想不到眼前穿著破爛的老頭居然有此高身莫測的內功。其中一個小混混
突然跪下來嚎啕大哭,說著他過去被欺負的悲慘情況。他希望七公能夠收他為徒弟,但七公不為所動的說著:
「我不想有任何的牽絆。」說完,便邁步離去。
七公的去向令人感到神秘,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我決定偷偷的跟隨七公的腳步。

by 歐薰雅



走了兩三天,覺得環境越來越不對勁。心想:「怎麼越來越荒涼,連半個人都沒有?」當我正認真思考時,
突然間手臂被抓住了。「你是誰,為何一直偷偷摸摸的跟蹤我?看我要了你的命!」「其實我......」,
話還沒說完,便被七公打住。「這塊玉珮是誰給你的?」心想,不過就是塊玉珮有什麼好驚訝的。
「那你先放開我的手,我再告訴你。」
「這是我爸留給我的遺物。」七公激動的說道:「難不成你是喬山的兒子?」我感到十分震驚,
七公居然知道我的父親是誰。「喬山是我的拜把兄弟,我們曾經一起打拼數十年,想不到他的兒子都這麼大了。
和七公敘了一下舊後,我提議要帶七公回家和我的家人見面,結果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個洞,我和七公便走進了 一個從未看過的地方,那裡好山好水,儼然像個桃花源,是個鳥語花香,百花爭艷的地方。


我和七公一直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們會走進這個地方,七公問:「孩子,你到底把我帶到哪裡來了?」,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帶著一臉疑惑的回答。過了一會兒,前面走來了一對男女,於是我跑去請問了那一對男女,
「請問一下,這裡是哪裡?」我問。「這裡是黃山」,男子回答。
by蘇盈潔



「黃山?」我和七公都感到懷疑,怎會突然跑到這樣美麗的世外桃源,但另一方面對於這對男女也有著許多的問號。「那…請問你們又是誰呢?」我滿臉疑惑的看著他們並問到。
「我想…你應該是我徒弟的拜把兄弟七公吧,而你…應該就是喬山的兒子吧!」那男子說到。


「天啊~!你到底是誰阿,怎麼也知道我是喬山的兒子,而且七公還是你徒弟的拜把兄弟。那你的功力一定更加 深不可測,可不可以耍個幾招給我看看阿?」我瞪大眼睛、又驚又喜的看著他,希望他能夠教我一些獨門功夫, 讓我不再是一般人,或許就會有人喜歡我了。

by陳怡伶



「七公,你應該還記得我吧?」那男子轉向我身旁的七公問道,不理會我的問題。
「喬峰,我來為你介紹。他是獨龍派的第十七代掌門人,雁龍。我的拜把兄弟-傲笑,是他的得意門生。
而旁邊那位,是雁龍的夫人-熙鳳。別小看她,她可曾是武林中唯一能與獨龍派爭武林第一的峨眉掌門人呢!
她的美貌與智慧,不知引發了多少門派間的鬥爭。」七公說。


「七公,你可別再挖苦我了,那都已經是過去的事。」女子苦笑回應七公,之後轉向我。
「原來你就是喬山的兒子啊!幾年不見,當初那個我曾抱在懷中嗷嗷待哺的強褓,現在長得一表人才, 真是歲月催人老啊!」女子喜悅的語氣中透露出一絲絲耐人尋味的感嘆。


疑?我曾讓熙鳳抱過,為什麼我都沒有印象。也對!那時的我才剛出生,有印象的話我就可以稱的上是神童了。
但,為什麼都沒聽過父母說過有關他們的事呢?


「好了好了!別再站在這邊,到我家去坐坐吧!好久沒有你們的消息,等等大伙一同吃頓酒菜,聊聊近況吧!」 雁龍說道。


在前往雁龍家的路上,雁龍與熙鳳走在前頭,七公與我緊跟在後頭。我一路欣賞著不曾見過的黃山風景, 一路卻又發現,走在前頭的熙鳳頻頻轉頭看我,臉上帶著一副憐惜愧歉的表情,好像我是他失散多年而尋得的 兒子一樣;在她旁邊雁龍則一副若有所思,一路上低頭深思;至於我旁邊的七公,他的表情太過於深奧, 深奧到我無法用言語形容,卻給人有一種嚴肅感。這樣的氣氛,對於久未見的朋友來說,似乎顯得詭異。
是我多心了嗎?還是學武的人都是這樣的相處模式?
by李竟如



一陣翻山越嶺、跋山涉水,越過五座山、涉過七條河、轉過九個彎後,終於來到雁龍和熙鳳的住處。
這兒裊無人煙,只有一幢看似老舊的小屋,但風景絕佳。屋外百花爭妍齊放、山峰連綿不絕,溪水潺潺, 儼然是個世外桃源,也是個練武的好地方。


熙鳳親自下廚,殺了雞、宰了羊、烤了魚,燒了整桌的飯菜。「一點酒菜,不成敬意,請你們多多包涵」 熙鳳客氣說道。七公和雁龍倆老友,憶起當年的點點滴滴,有說不完的話。
這時,我大口吃肉、左手拿雞腿、右手扒飯,活像個餓死鬼。
「慢點慢點,小心噎著了!」熙鳳投以充滿母愛的眼神對喬峰說。
「我好久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飯菜,自從父親去世之後,就再也……」說完,不禁黯然神傷。
雁龍和七公聽到,心頭一震,也停止話題,尷尬的對望。
「咱們快吃飯吧﹗大家這麼久沒見了,是不是該舉杯慶祝一下呢?」熙鳳說。
「乾杯!」大夥兒舉杯,一飲而盡,但熙鳳看著我的眼神,卻透露出些許不尋常...
by陳珮淇



吃完飯後,雁龍帶著我與七公到房中休息,唯獨熙鳳若有所思的坐在飯桌旁。
她心裡想著:「喬峰…我可憐的兒子,從喬山死後就沒再過過好日子,早知如此, 當初我就應該自私地把他留在我身邊好好照顧他,怎會讓他淪落至此。」收拾完後,她回到房間, 想到與自己已恩愛數十年的丈夫雁龍,將喬峰留下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怎麼能讓雁龍知道自己當初做的 糊塗事,這個秘密還是暫且擱著吧!


我回到房中,躺在床上回想著近來發生的事…

「曾經我覺得自己是廢物,漫無目的的過著每一天,永遠在等著別人給自己目標,雖然也想要改變, 但是卻一點也不積極。看著別人高談著理想,永遠只是對他們其嗤之以鼻,甚至覺得是一種愚蠢的事。 總認為自己沒有能力,還能怎樣做什麼?還能得到些什麼?」

但發生了這麼多事後,我發現了自己其實並不是這麼的沒用,我也想要有屬於自己的目標與夢想, 我要學會七公的所有武功,當個真正的「大俠」。

by伍亭曉



於是我決定去找七公拜他為師,希望他能傳給我他的武功以便完成我的夢想。
我走出房門,前往七公的房間,卻在經過熙鳳房門時聽到她和七公的對話,忍不住好奇心, 我豎起耳朵仔細的聽起來。
「你可千萬別把這件事告訴雁龍阿,他一定沒辦法接受的。」
「放心吧!我不會把喬峰是你兒子的事跟雁龍說的,畢竟喬山和雁龍都是我的拜把兄弟阿!」
「是嗎,那我就謝謝你了,七公…」
我不知道我是怎麼走回房間的,是我聽錯了吧!怎麼可能,我不可能不是媽親生的!
我決定明個一早要找七公問個清楚!


一大早,我走向七公的房間,卻發現一個人都沒有,我匆匆忙忙的跑往附近的樹林,尋找七公的身影,
也許他一大早就起床練功了。但,我卻在一個小小的山洞門口聽到了小小的呻吟聲,禁不住好奇, 我又緩緩的走了進去。一進山洞,我卻看見七公渾身是血躺在角落,飛也似的,我衝到他身邊。
「七公,怎麼回事?是誰?是誰傷害你?」
「孩子,我知道你昨天聽到了我和熙鳳的對話,十五年前,他們兩個都喝醉了,想不到卻鑄成大錯……昨晚深夜,
我去找雁龍敘敘舊,想不到卻聽見雁龍酒後吐真言…咳」七公吐出一大口血,
「他像瘋了似的,不斷的咆哮,他早已發現了熙鳳和你爸之間的事,十四年前,你才一歲,他隻身前往你家,
把你爸給殺了……」七公忍不住哽咽,
「還好,你媽那時候帶著你上街,逃過一劫。雁龍昨晚直嚷著我不夠兄弟,欺騙了他,發狂似的拼命朝我劈了好幾掌,我來不及躲,也沒辦法對自己的兄弟下手,所以只得拼命逃到這裡,不過看樣子,我是熬不過了…」
七公揮揮手,示意我到他的身邊。突然,他的手貼上我的背,頓時我覺得全身一陣熱流。
「我把畢生的真氣都傳給了你,我無法對兄弟下手,但是你爸爸的仇,就由你自己來報吧!」說畢,
七公從身上拿出了一本破爛的本子,塞在我手中,便緩緩的閉上眼……

by黃勤育



「不...」做夢都沒想到的場景,竟活生生的在我身上上演……
「怎麼可能…怎麼會…阿…」一時太多的曲折離奇湧上心頭,喬峰瞪大眼睛嘶吼的大叫。


「原來你在這阿…」一句像是來自地獄的聲音。一回頭,只見雁龍像是鬼魅般,雙眼發紅,緩緩朝他逼近。
「你…你想做什麼?!」喬峰緊張的大吼。
「你…是一切罪過的源頭,我要讓你永遠的消失!哈!哈!哈!哈!哈!」雁龍像是瘋了一樣,仰天長嘯了許久。
倏然停止的笑聲,回音卻在空蕩蕩的山洞裡,造成更詭異的氣氛…
「去跟你那卑鄙的老頭見面吧!」雁龍冷哼一聲,拔刀朝喬峰衝去,暗不見光的山洞, 唯一的光線,將刀鋒照的更為閃亮…
喬峰愣在當場,腦袋裡播放的是有記憶以來的人生片段,他想到小時候的爸爸,抱著他說:
「要他做個有用的人…」喬峰內心的OS:「活得不夠久,要怎麼變成有用的人…」銳利的刀鋒朝他直劈而來,
喬峰閉上眼睛,預計下一秒,那撕裂心肺的疼痛降臨…


沒事?!還是已經離開人世?!刀快得來不及感覺痛?!冷汗滑過臉頰,怕睜開眼的下一秒,
就是迎接死亡的那一刻。「不…」雁龍聲嘶力竭的悲吼,卻從前面不遠處傳來。
喬峰驚訝的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不是直撲而來的刀鋒,卻是…倒在血泊中的鳳熙…
by蔡孟錞



喬峰抱起了已回天乏術的熙鳳大叫,「天啊!為什麼大家都要離我而去?」頓時,他的內心充滿了怨恨,
抽起了腰間那把七公留下的寶劍,想往雁龍的身上砍去。劍才剛拔起,便被雁龍給抵住。
「你這蹩腳的功夫也敢拿出來獻醜?」喬峰被雁龍的話點醒,
「是啊!我根本連基本功都不會,談什麼報仇?」他快速觀察了周圍的環境,眼前只有懸崖,
「或許往下一跳是另一個轉機,等我練成七公留下的玄鐵劍法,或許就能替他們報仇。」說完, 便掙開雁龍的壓制,跳下那不知深度的懸崖。


昏睡了三天三夜,喬峰醒了。「我怎麼會在這兒?」他回想之前的一切,忍不住又氣憤的大哭,
「我一定要練成玄鐵劍法,殺了可恨的雁龍。」擦乾了眼淚,拿出已破爛不堪的本子,快速的翻閱,
映入眼前的是一招又一招的獨門功夫。


「我真的練得成嗎?我真的……」心中累積了越來越多的問號,忍不住打了自己一把掌,
「我怎麼會有這種洩氣的想法?」說完,便脫去上衣,翻開第一頁,開始了練劍的旅程。

by歐薰雅



喬峰翻開了秘笈的第一頁,突然臉色大變!厚厚的一本祕笈當中,居然有一大半的字都有被水暈開的痕跡,
此時的喬峰備感挫折,無力的癱坐在地上,昏睡了三天三夜的他,肚子突然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
於是他決定要去尋找東西吃。
喬峰把抓來的魚架在火堆上烤,眼尖的他突然發現放在一旁的秘笈,在火堆的高溫烘烤下,
原本暈開的頁面浮現出幾條口訣,喬峰心頭一驚,趕緊抓起秘笈,沒日沒夜的鑽研其中的奧秘。
喬峰的雙手隨著口訣擺出招式,體內突然感到一股真氣不斷的湧出,喬峰覺得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
一股真氣引導著他,他覺得他的全身都熱了起來,七公的身影彷彿在他的眼前比畫一招又一招的招式,
他隨著七公的動作比試,「孩子,你是練武的奇才,假以時日你必能青出於藍更甚於藍。」
空氣中迴盪著七公的聲響……經過了九九八十一天,突然從懸崖底沖出了一道真氣,
只見一道光也似的身影,踩著一把一尺長、百斤重的鐵劍,隨著一股真氣踏上了懸崖邊。


他,喬峰,帶著銳利的眼神,凌厲的殺氣。「爹、娘、七公,孩兒要幫你們報仇了!」

by蘇盈潔



這時的雁龍渾然不知,當初嗤之以鼻的喬峰如今已經完全變了個人!不是個軟腳蝦、不是個蹩腳功夫,
而是練得比七公更強、更無人能敵的劍法。因為在練功的這段期間,喬峰融合了七公的玄鐵劍法外,
又自己獨創了屬於自己的劍法---神龍劍法。融合這兩大劍法讓喬峰的功力已經超越了所有練功之人。
這些,都是雁龍所不知的。


這一天,雁龍一個人躺在床上,努力思索著…到底該如何才能讓所以門派都被我打敗,成為武林盟主。
一個人越想越得意、越想越開心的他,卻沒發現…他以為已經死的喬峰竟以悄悄出現在他的房裡…。


「你…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還會出現在這裡!!!」雁龍驚訝的看著他。
「我,是來替我的母親及父親,還有我的師父七公復仇的。你,等著受死吧!」
喬峰充滿恨意的眼神緊盯著雁龍看。
「哈哈哈,憑你那三腳貓的功夫,還想要打敗我,你大概不知道我現在的功力是多深厚吧,
我可是未來的武林盟主呢。」渾然不知自己已經大禍臨頭的他,
竟然還敢鄙視眼前早已比他更有資格當武林盟主的人。

by陳怡伶



兩人相互佇立凝視,在這個時空,似乎沒有人願意往前踏一步,或許是該說,他們正在等待對方先行動。
「哼!你這個小雜種,別以為你是熙鳳所生,我就會對你手下留情,看招!」話一說完,雁龍便拔出梢上的劍,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劍往喬峰的方向刺過去。
「看我的猛蛇奪物。」眼見雁龍的劍如蛇行般的對著喬峰而來,
這時的喬峰,冷冷的看了一眼,緩緩拔出腰上的劍,「鏘!」劍就在離喬峰眼前五公分處被擋了下來。
「你這小子...哼~看來現在不可輕估你了。看我的餓虎撲羊!」雁龍在空中比畫了幾下,
原本躺在地上的劍似乎接收到他的指令,立刻亮出尖銳的刀鋒,朝著喬峰的心臟刺去。
就在這時,房裡突然冒出一陣白色的煙,雁龍本能性急忙摀住自己的口鼻,以防被濃煙嗆到。
不久,煙霧散去,喬峰也消失了。


「哼!臭小子,還以為你有多大的本領敢來挑戰我,想不到最後還不是跟戰敗的狗一樣夾著尾巴逃走。」
「沙...沙...沙...」門外傳出一陣陣強風吹動竹林而產生的聲音,雁龍循著聲音,緩緩的向門外走去。
到了門邊,他看到了一幕不可置信的景象:由竹林環繞著的偌大庭院,中間站著一個人, 披頭散髮、衣衫凌亂,手中持著一把閃著藍光的劍。這個人不是別人,他就是喬峰。


「看他這個樣子,該不會他已經練成了傳說中最具殺傷力的劍法-奪命攝魂七步劍。」
這時,雁龍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喬峰眼中冒著紅光,嘴中唸唸有詞,和著風聲,發出「沙...沙...沙...殺...殺...殺!!!」一聲怒吼,
他似發了狂的,舉起手中那把發著藍光、看起來約二十幾斤的劍,一個快步,向著雁龍衝了過去。

by李竟如



雁龍也不是省油的燈,使出他的看家本領—神龍連環躲,一連躲了九次喬峰的劍法,心中還暗自竊喜
「呿!也只不過是如此而已嘛…」。
喬峰心想「沒關係,躲得了這小小的劍法,一定躲不了我的祕密武器—無影掌風,看招吧!」。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雁龍卸下防備、喘口氣時,喬峰運了氣,加上殺父、殺母那股不共戴天的仇恨, 使盡吃奶的力氣,猛力往雁龍方向一推!一股強烈的風,挾帶著濃厚的恨意,狠狠的往雁龍的身上送。
雁龍不敵這股掌風和著慘叫聲「呃……」,飛到五里外的樹林中。
喬峰趕緊追了過去,看到時,他已倒在血泊之中…


此時,喬峰的心中百感交集,
「我練成了武功,擁有功力過人的秘笈與絕招,我也不再是世人眼中的軟腳蝦,
我甚至報了爹、娘還有七公的仇…但,那又怎樣呢?爹娘都已離開我,只剩我一個…,又背負著殺人的罪惡感…」
許多負面想法湧進喬峰的心中…


再次翻開七公留下的秘笈,在破爛不堪且泛黃的頁扉,隱約看到
「此法練成功力過人,只適自保,不宜傷人,違之者…」,
此時的喬峰終於忍不住心中的悲痛,雙腳跪了下來,將所有的情緒都化成淚水宣洩出來…久久無法恢復。


喬峰做出了決定,「我想,既然已剩我孤單一人,對這一切又是如此的痛恨,就離開吧!」
喬峰選擇了逃離所有的世間俗事,獨自過著隱居的生活…不再過問武林…不再埋怨…不再悲傷…不再痛苦…


現在,「喬峰」成了一個傳奇人物…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只知道他殺了武林中的高手─雁龍。
世間關於喬峰的傳聞不斷,有的人聽說他獨自隱居在黃山,有人傳言他已乘著風幻化成仙,
也有人因此將黃山主峰稱為「喬峰」,相信他與黃山融為一體,默默守護著鄉里。
每當談起武林霸事,鄉民們的心中「武林盟主」這個稱號還是非喬峰莫屬。

by陳珮淇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