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大學時,我讀的是心理相關科系。那時,老師總會告訴我們;要完全了解另外一個人是不可能,大多數時候我們看見的只是別人想讓我們知道的,至於背後更深層的的想法或動機,只要對方不明說,我們就幾乎一無所知。 不過科技的進步讓這樣的想法成為過去。

十年前卡內基美倫大學Tom Mitchell率領的團隊發表了一種"讀心"的方法。他們用電腦判斷功能性磁共振造影的影像來解讀一個人的思維。因為大腦思考不同類型的概念時,會觸發不同的區域神經元,活化程度不一的區域在fMRI上也會顯示不同的顏色,進而產生不同的大腦影像。再將影像和相配對的概念輸入電腦,讓電腦自動學習怎樣的概念會產生怎樣的影像,就可以了解人們心中所想了。這樣的技術經過了數年的發展,加上腦內造影技術層面的突破;從一開始只能夠分辨少數詞彙,到現在只要戴上一種稱為心理儀,狀似耳機的儀器,就能將人腦中的思想變成句子,顯示在電腦螢幕上。

可是,語言和文化會影響人的思考模式,甚至影響同一件事物在大腦的激活部位。若是具體的事物還好,比如鴨子、車子、湯匙,每個地區人們的理解差異不大;但正義、自由、美麗等比較抽象的概念,就算在發明地的美國,也會因為各地文化的少許不同,產生偏誤,碰上其他國家以中文、西班牙語等不同語言為母語的使用者,甚至會有亂碼的產生。

(ACA098141 張博政)

難道我們人類就無法突破這個極限了嗎?其實也是未必的,根據研究發現,自然界許多生物,它們都有個別特殊的溝通能力,那麽這些生物是怎麽樣知道對方的意思呢?研究都指出,這些生物都可以透過任何的感官系統或非無言的表達來辨認出對方所要表達的,例如螞蟻是怎麽通知螞蟻群在什麽地方有美食,它們都透過觸鬚傳達訊息。雙胞胎嬰兒竟然可以只用單字“嗒”的聲音,就可以完全知道對方在想什麽了。

是不是說人類只要擁有超越一般人類所擁有的認知,不就可以突破了。

話説回來,記得當時大學二年級快結束了,日子還是一樣過的很普通,也不可能遇到一些奇異或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結果班上的一位同學,他是從馬來西亞來的橋外生,那時候他突然宣佈,他擁有特殊的能力,一開始大家都不信,全班同學都爆笑。因爲平時他在教室内表現都還蠻幽默且都會維持很興奮的狀態,所以就沒有人理他或相信他,大家都當作是開玩笑的。

驚人的事情就從期末考的時候發生的,他每一份的考卷都答非所問,而且他自己出題目自己作答。

他寫的題目是“期末考的時候,監考老師當時是在想些什麽?”

(ACA098193 陳志祥)


「妳知道是誰嗎?」當我和幼教系的朋友走到球場邊她忽然開口。我們開學前就在火車站、公車上還有宿舍巧遇數次,大一英文同班,又聊得來,因此成為朋友。

「什麼誰?」

「就那個傳聞,妳知道是誰嗎?」

「妳說讀心那個嗎?」關於看透人心的諮心系學生的傳言,在校園悄悄蔓延,聽來像新興教派的宣傳花招,拯救想自殺的同學、幫助生病的小狗,如同救世主,涵著神蹟般的色彩。

「嗯。」她有點羞赧的點了點頭,然後馬上補充,「當然,我不是覺得那一定是真的。只是很好奇。」

「為什麼?」我覺得讀心完全是無稽之談,雖然班上同學常常搞笑的說自己可以知道別人心裡在想什麼。不可能的事就是不可能,像是幽靈或神是不存在的,假如那些超自然的事物真實存在,這世界早就沒有犯罪或戰爭,世界和平了。不過現實是人類依舊在這個「俗世」為了石油、鑽石、金錢......大動干戈,殺人放火。

「因為感覺起來很有趣嘛。」她似乎說得有點心虛,可是我不打算追問,雖然有點想知道。

「總之,我不知道是誰。」今天的天氣很好,我決定回宿舍的時候洗一下衣服。

(ACA098141張博政)

回宿舍途中,我們經過體育館。

很奇怪的球場內沒人在打球,大家都圍成一團好像是在玩遊戲,有說有笑的。覺得有點奇怪,可是裡面似乎沒有什麼熟人,而且我想要快點回去洗衣服,所以不想在這裡耽擱。但幼教系同學,卻慢慢靠近體育館透明的門旁。同時似乎呢喃著什麼。

「噯,做什麼啊,等等我。」我小跑步去追她。

進了球館,發現他們玩的是種撲克牌遊戲。而且,位於人群中心是我認識的人,就是班上那個說自己擁有讀心能力的同學。

「怎麼是他……」這倒是出乎人意料之外。

一局牌的時間不是很長,大概五到十分鐘,似乎分為兩組對抗的樣子。我看了兩局就不想看,因為我對於撲克牌遊戲沒有什麼興趣。

「噯,我們回去了好不好,我想回去洗衣服。」

「再一下下啦。」

不過,這「一下下」有半小時長。

(ACA098193陳志祥)

「好了,我們回去吧。」正當我因為無聊,試著踩著球場邊緣直線平衡的時候,她忽然出現在我的視線之內。

「好喔。」終於可以回去洗衣服了。

不知道為什麼,幼教系同學顯得很雀躍,嘴角漾著掩不住的笑,還哼著不知名的曲子。「怎麼了,那麼開心?」

「沒什麼啦。」

「可是,妳那個笑容看起來就有鬼,快跟我說。」為了逼她就範,我用手對她的腰搔癢。

「沒有沒有,別過來,呀。」她一邊尖叫,一邊笑著跑開。

就這樣一路打鬧著回到宿舍。

「好,先暫停。」電梯裡只有我跟幼教系同學,她扶著電梯的把手喘氣。

我也因為一陣的追逐呼吸紊亂。

「可是妳就不跟我講喔。」說著,我又去搔她的癢。

「停停停。」她從開啟的電梯門縫逃了出去,對我伸出手掌比出暫停的手勢。

「我現在不跟妳講……」「可是之後一定會讓妳知道……」「先讓我保守這個秘密好不好?」她喘著氣說話,斷斷續續的。

「求求妳。」她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我,雙手合十,讓我覺得不答應就是壞人。

「好啦,好啦,今天先饒了妳。」

「我就知道妳對我最好了,我先回寢室,掰掰。」

「嗯,掰掰。」

(ACA098141張博政)

正在洗衣服的時候,腦海裏一直回憶下午在體育館看到的事情。發呆著,執著於不可思議的事,當時那個被圍著的人,都未曾輸過,不曉得真的是有那麽好的運氣嗎。

突然閒我出現了,拍了她肩膀一下,「你在干嘛?」

「啊~!嚇死我了,你快把我給嚇死了,干嘛突然在我後面啊!」

「是你自己在那裏發呆的,嘿!你在想什麽啊,那麽投入?」

「下午我不是說有秘密跟你講,你知道是什麽嗎?」

「阿災,你都還沒說。」

「我跟你說,你知道嗎,今天下午在體育館遇到的你班的那位同學,在我們離開的時候,他看著我笑,然後說了一些話。」

「難怪,原來是在跟他聊天,害我在外面等了一陣子。」

「你知道他跟我說什麽嗎?我非常驚訝的。他對著我笑說:“怎麽樣,很好奇我是怎麽一直贏的嗎?跟你說,這絕對不是運氣好。”」

「對嘛,我就跟你說,他真的會讀心術的。」

我們繼續的閒聊下去。

兩年後畢業不久,我們再也沒有與那位讀心術的同學保持聯絡與不曉得任何關於他的消息。就在2013年11月1日那天,發生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我們都看到了任何的媒體都報導關於那個讀心術同學的消息及故事。因爲已被證實他真的是讀心術的能力者,而且它的能力原來是受到某些因素造成的,至於哪些原因現在乃未確認。目前這位大人物的下落不明,已經找了一個月,最後他仿佛在這世上從此消失。

(ACA098193陳志祥)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