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聖誕老人。那是自東羅馬帝國為起源的傳說。

對台灣來說,聖誕老人是一個一直掛著笑臉,長著白鬍鬚和胖胖的老年男子。

肩背著裝滿聖誕禮物的白色大袋,駕著紅鼻子的馴鹿行駛在天際,為每家每戶睡著的孩子們分發著禮物。

這,恐怕是世間的一般常識吧。

但是......聖誕老人還有著一副別的面孔。


那是迎來聖誕節的12月。這是世間被稱為聖誕節受大家歌頌的日子。

「好冷喔......哈~...」

在這喜慶的日子裡屈身在黯淡街道牆邊的,孤身一人的少女。

「媽媽,還沒來嗎......哈~...」

她對著冰冷的雙手哈著氣。

少女的手上沒有手套。要說為什麼,少女的家裡很窮,根本買不起手套。

「穿著紅色衣服的,那家伙來了~」

一位帶著麻帽的老人,邊走邊唱著歌。

「啊,唱歌的爺爺」

被稱為唱歌的爺爺的老人,他是邊吹著口琴邊唱個的有名人,在這條白磚街上,是眾人皆知的老人。

「背著大袋子的,那家伙來了~」

拉著微啞的嗓音,唱著小調。

「他來給予小孩子們禮物~」

「禮物?」

少女歪著臉疑惑的呢喃。

「來吧,快跑。在給予禮物前快跑」

老人吹著口琴,無視於少女的疑惑,他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知道。聖誕老人」

少女想起從母親那聽說過有這麼一個溫柔的老人。

「在襪子裡,會得到禮物......」

稍微浮現出笑容的少女,馬上臉上又失去了笑顏。

少女的腳,是赤腳。少女不要說襪子,就連鞋子也沒有。

「哈~...哈~...」

少女大清早就開始等著媽媽。

但是母親並沒有出現。

說起為什麼,那是因為少女從今起......被母親拋棄了。

「嗚嗚......媽媽......嗚嗚,媽媽」

日落入山的彼端後,餘暉映紅了白色的街道,少女依然瑟抖著嬌小的身軀,在那等著。

少女沒有可回的家。自己能回去的地方,只有母親的手臂之中。

仍在等待的少女,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潛伏的影子。

「媽媽?」

少女相信著母親,在感覺到後頭有人,就立即轉身看了過去......

「晚上好,可愛的小姐」

「誰,是誰?」

「我是聖誕老人喔」

「喔,我知道,我知道聖誕老人」

少女雀躍的說著

「聖誕老人爺爺,會給我禮物嗎?」

「不......有些不同呢」

聖誕老人,將碩大的白色袋子扔在地上,慢慢的接近了少女。

用那大手撫摸著少女的頭,張開了佈滿黃垢嘴。

「我不是來給妳聖誕禮物的......」

自許為聖誕老人的爺爺興奮的說著

「對,要拿到禮物的......是我呀!!」

「呀,咿呀~!」

恐怖的事,聖誕老人抓起少女的頭髮,將準備逃走的少女抓到了自己的身邊。

老人猥瑣的笑著

「妳能把你那件可愛的洋服送給我當禮物嗎?」

「不要!不要阿!」

「來啊來啊。接下來是內衣哦~」

「不要!!」

少女淒凌的絕叫著,奮力的掙扎,用光著的腳踢向聖誕老人的臉。

「咕嗚......!」

「為什麼!為什麼聖誕老人爺爺要做這麼過份的事!」

「這不是當然的嗎......因為爺爺我其實不是聖誕老人阿」

「不要......!」

「但是呢,卻真的能幫你們實現願望哦~」

「那就不要做這種事情阿!」

「那個不能聽啊。爺爺我已經聽從了妳母親的願望了哦」

「......诶?」

「我僅用少許的錢做為禮物,我就得到了妳這個禮物作為交換了呢」

隨著啪擦一聲,掉到地面上的白色大袋子,從裡面看去......污穢的衣服,污穢的內衣......以及......

被折的零零散散的少女們......

「來吧!!」

「不要!」

少女的聲音被這染紅的餘暉給掩蓋掉了,誰也不理會,誰也不去注意,白色的磚道......

冷漠、孤獨、拒絕、險惡、死亡

許多的負面充斥著

餘暉散盡

細牙的月兒帶著點點微星掛在空上

一些充滿著愛的神聖約定,在這聖誕裡一個一個的誕生


老李:戰爭結束後我就要回鄉下結婚了

小陳:看,這是我女朋友的相片,她已經懷孕了

光哥:結婚後我們打算開間餐館,說不定商○週刊會來採訪

萊爺:咦?什麼聲音,我去看看,別擔心,會回來的

橘弟:你先走我隨後就追上去

嬭爹:明天是女兒的生日,要幫她慶生呢

疼爸:這是我女兒的照片,很可愛吧?我們約好要去迪士尼

歐二:這工作結束後我們兩人一起生活吧

饈姐:這次的工作的報酬是以前無法比較的,結束後我就要金盆洗手了

芝妹:小孩子就快要出生了,我要....

癌瘀:等到一切結束後,我有些話想跟妳說!

妤妤:這段時間我過的很開心啊,我不會忘記你們的


會實現嗎......


                                                 ACA096146 謝性中


同樣的這一天,在神秘的宇宙中的另一顆星球裡,“人”們同樣的唱著歡樂的唱著聖誕歌迎接聖誕節的到來。

這顆外表“長”得跟地球一模一樣,甚至連天空,海洋,陸地,都跟地球一致相同的星球,這裡的“人”們都成它為“藍魂星”。

藍魂星除了天空沒有小鳥但卻有飛魚,海洋沒有魚群卻有著許許多多有漂亮衣裳的鳥兒之外,藍魂星幾乎是跟地球長得完全一樣的。有着同樣的國家,而每個國家都有着同樣跟地球裡那個相同名字的國家一模一樣的歷史背景,當然 ,每個國家裡也都住著跟地球上相同名字的國家裡一模一樣的“人”類。

同樣的聖誕節,同樣的冰天雪地,不同的是,這裡的“人”們都把聖誕老公公稱為“白雪爺爺”。

白雪爺爺一樣是一個一直掛著笑臉,長著白鬍鬚和胖胖的老年男子。 肩背著裝滿聖誕禮物的白色大袋,駕著紅鼻子的馴鹿行駛在天際,到每家每戶分發著禮物。 但不同的是,在藍魂星裡,只有大人才可以跟白雪爺爺要禮物,而且不論所要求的禮物是任何的人,事,物,甚至像是抽象的感覺,地球上任何科學科技都控制不了的時間,等等,白雪爺爺都會義不容辭的為你送上。但條件是。。。

你必須用自己的一段回憶來作交換。。。

『Jingle Bell ~ Jingle Bell ~ Jingle all the way 。。。』

『呼~趕快趕快~大家都在開開心心的過聖誕了,夏姬軒你竟然還在這裡為公司賣命~』

一個看似三十餘歲,樣貌及身材不算出色,卻有著一種會讓身邊男人為他著迷的氣質的女人在自己的辦公司裡一面匆忙的收拾著桌面上的文件一面對著自己碎碎念。

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麼。

『糟了!!已經八點二十分了!』

看著自己手腕上那破舊的表“滴滴答答”的指著8點20分,才突然想起她的神秘聖誕節禮物,要到她交往了8年的男朋友 – 齊蕋家裡煮一頓聖誕節燭光晚餐,然後換上他昨天剛買的性感洋裝等他加班回來一起度過這浪漫的聖誕節。

看到紙袋裡那件昂貴的性感洋裝夏姬軒不禁倒抽一口氣,心想

『貴是貴了點,但可以讓齊蕋偶爾看一下我性感的一面,然後好好袮補最近這段時間因為忙著工作而忽略了的他 ,這錢花的很值得!不懂他看到我穿上它的第一反應會是如何?嘻~』

夏姬軒就是這麼一個女人,總愛一邊開著車一邊在胡思亂想,在日常生活中相當節儉,但是對這個交往了8年的男朋友卻一向很大方。

她在一家開了十多年卻還是默默無名卻還是屹立不倒的廣告行銷公司當設計師的助理,平時不怎麼愛跟人家打交道但在男朋友面前卻像是一隻開朗且乖巧的小貓咪,總是對著“主人”搖搖尾巴,“喵喵”叫的撒嬌。

『呼~我得趕快~!要在齊蕋還沒回來之前把一切都準備好,當然,包括我自己~』

又開始胡思亂想的她露出了一個既神秘又有點調皮的笑容,把車停在齊蕋家前的空地,兩手拿着大包小包的食材以及今天重複的收起了又忍不住拿出來摸一摸看一看的性感禮服,嘴巴抿著齊蕋家以及自己車子的鑰匙往齊蕋家的門口走去。

當正要想辦法空出一隻手拿鑰匙打開齊蕋家大門的時候,在門口卻看到了一雙男人的皮鞋以及一雙女人的高跟鞋。它們被擺得整整齊齊的,兩雙鞋子都很好看,而且看起來就像是一對幸福的戀人所擁有的。

『這雙鞋子是齊蕋上班的時候穿的皮鞋,難道齊蕋比我先回到家了?不是說今天需要加班嗎?那這一對高跟鞋,是誰的?』

夏姬軒緩緩的把門打開,客廳的燈是關著的,但是通往二樓的樓梯間的燈卻亮著。

夏姬軒把手上的東西都放在客廳,慢慢的走向樓梯那裡然後把腳輕輕的踩在這她最熟悉不過的階梯上,一步一步的往二樓走去。

她突然感到莫名的害怕以及恐懼,每往上走一步,心臟就在胸口狠狠的撞一下。

直到她看到了角落那裡,齊蕋的房間裡發出微弱的光線,同時隱隱約約聽到從裡頭傳出來像是一個女人的喘氣聲,這一瞬間,她突然感覺不到自己的心跳。

                                                   ACA098191 林佳敏

嘿,這不是真的吧

不能相信,不能懷疑,不該踏前,不該揭露,不行繼續,不行睜開

閉上眼睛就好了,掩住耳多就好了

有味道

那就連鼻子也一同捏上

那不是現實

那並不屬於我的事實

姬軒極盡節省熱量的抬起她那細緻的腳掌

十分潔白,帶點淡淡的嫩紅,猶如二月之時的櫻吹雪般

緩慢緩慢的轉過身,一丁點的熱量都不能浪費,要務求最精簡,就像平常辦公那般

不帶任何感情,簡約數字,只將必要的留下,其餘的就用銳利的剪刀,咖擦一聲

沒有一點偶然,奇蹟更不可以出現

不允許!

要節約,姬軒心裡頭如此想著

輕悄悄的往樓下走去

八年的時間,那是將近四分之一的人生

扣除掉懵懵懂懂的十年

更是快要佔去三分之一

七年之癢?

姬軒的嘴角微微的向上仰起

展現出如同新月般的笑容,好不愉快

「齊蕊,今天是我們的八年喔,要開心一點...」

碰砰、碰砰、碰砰、碰碰碰碰碰......

心臟興奮的跳舞著,姬軒用左手輕輕的撫摸著小腹

「姬軒!我永遠愛妳!」「姬軒!妳是我的唯一!」「別走!姬軒妳不能走,沒有妳我活不下

去!」「姬軒......」

一樓的廚房,沒有擺放過餘的東西

平常沒有機會,也沒有時間

裡頭只有放著兩塊碗、兩雙筷子、兩個杯子、兩支叉子、兩......

姬軒走向了流理台,用她那纖細雪白的細手,拿起一塊3M的抹布

握著這塊抹布,打開了下層的收納櫃

三德八孔刀,仙德曼的品牌,刀柄是柳木,十分的好握,刀身的外觀就如同名子那樣,

八個孔,在料理大塊肉時

很方便

嘩啦、嘩啦、嘩啦

樓上的浴室傳出水流聲,有人在洗澡

不知道有沒有好好的使用我的洗髮精呢,有沒有好好給我歸位呢。哎呀,齊蕊睡了呢,

每次完事後總是一臉安祥睡去,嘴裡不時還會呢喃著意義不明的話語

姬軒走向包包,取出了酒紅色的Sharp SH-07B,與姬軒的氣質十分合的一隻手機

哩哩哩哩哩......督嚕嚕...督嚕嚕...督嚕嚕

「喂,這裡是八年市,七番區,六町目,五街巷,四軒號,平房,客戶名稱是夏姬軒,

編號SS414,麻煩派人來收垃圾」

姬軒快速的講完後,不給予對方任何疑問的時間,就掛上了電話

啪叩...啪叩...啪叩...

木製的樓梯微微的聲響,浴室裡頭依然嘩啦嘩啦的流水聲

「沐浴乳可是剛從巴黎帶回來的,要珍惜的使用喔」姬軒小小聲的輕喃著

姬軒將房門微微的推開,看向床頭

齊蕊光著身軀沉著的打著呼

「齊蕊,姬軒我,最愛你了喔」

姬軒紅著臉,伸出櫻桃色的舌頭舔了舔三德八孔

砰咚...砰咚...砰咚...砰咚...碰碰碰碰碰碰......

興奮、愉悅、刺激、快感、嗜血

地上佈滿了紅流,天上綻放了紅泉

「齊蕊,姬軒我,最愛你了喔」

「這樣才是屬於我的現實唷,齊蕊」

「那世界一定會很漂亮很漂亮...」

就這樣靜默了下來,只剩浴室裡的水流聲,和擠壓沐浴乳的細微聲響

20分過了,浴室裡的水流聲停了,轉而啪拉...啪拉...啪啦的踩水聲,不時還能聽

到輕快的哼歌聲

正當裡頭的人要出來時...

叮咚~!叮咚~!叮咚~!

嘣嘣嘣!!!

急促的門鈴聲和凶猛的拍門聲,任誰也不覺得那是善意的

「齊蕊~!是誰呀?不會是夏姬軒回來了吧?!你快去看看」

浴室裡的呼喚聲傳到臥室裡,但已經不能回應了,也不會有其他回應

叮叮叮咚咚咚~!!!

「開門~!是萬安生命禮儀~!可以請出來開門嗎?!依照契約,帶來了兩具棺材!!」



快樂的聖誕...高興的聖誕...歡笑的聖誕...

染紅的聖誕...

在藍魂星這裡有個這麼一個傳說

在藍魂星之始,沒有什麼"人"

最初就只有一座小小的島是現實的

在有一天

有一臺不知從何而來的飛機失事了,只有5男1女活了下來,並且生活在這島上

過了一個月後,女的覺得過去的一個月生活非常下流,於是自殺了

過了一個月後,男人們覺得過去的一個月非常下流,於是把女的埋起來了

又隔了一個月,男人們覺得過去的一個月非常下流,於是把女的又挖起來了

又隔了一個月,上帝覺得過去的一個月非常下流,於是把女的復活了

藍魂星的現實從此開始豐富了起來

但藍魂星的現實也與宿命連結了起來,一個被名為地球的宿命

相同的現實,與虛偽的夢境

聖誕,就是那起點


聖誕節的歌曲,在台灣響唱著

小女孩早已被遺忘了,就算才結束過後一分鐘

對任何人而言,那不存在著意義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是新教教徒 
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萊爺,坐在咖啡店提供的戶外椅上,默默的自言自語著。已經經過大把歲月的萊爺,

時常玩味著那段話,對萊爺而言,那就像是一種開關

轉換的開關

萊爺旁邊的椅子空著的,但還有些微的餘熱

小光和饈姐剛離開不久,他們兩個是地下的玩伴。萊爺對於他們的關係並沒有多大的

在意,對萊爺而言,那並不重要。

「小光呀,芝妹雖然跟你說她要加班,不能和妳過聖誕,但那並不是多正確的事實喔」

萊爺對著空椅述說著,彷彿小光依然坐在那似的

「今早芝妹可是偷偷的藏了一件性感的洋裝在包包理呢」

「唉呀,人老了,總是會多說幾句呢,小光呀,和饈姐要玩的開心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愉快呀...」

萊爺起身離開了咖啡店,走向了白色的磚道......


                                                 ACA096146 謝性中

同樣是聖誕節,同樣是12月,但位于地球赤道上的這個小國-馬爾代夫,比起一般冰天雪地的聖誕節這兒快接近30°c的天氣讓這個聖誕節顯得有些炎熱。

古潁甄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雖然自從兩個月前謝雋澔提議要到這個與他夢想中(冰天雪地)不一至的地方度過他們在一起的第五個聖誕節讓他一直都在生氣,但是她不得不承認招眼前的景色的確是讓她著迷。

「怎麽樣?這裡很漂亮吧?而且這裡再過百年就快要被海給淹沒了,比起那些常在電影上可以看到的冰天雪地的聖誕節,我們在這裡渡過我們的第5個聖誕節不是更有意義嗎?」謝雋澔對著目不轉睛的望著那藍藍的海的古潁甄說道。

「hm...地方是還不錯啦~但就沒有我要的雪~」古潁甄企圖掩飾自己内心的喜悅以及感動。但這一切卻一早就被謝雋澔看穿了。

雖然古潁甄覺得眼前的景色的確是讓她感到訝異但她卻也知道謝雋澔不純粹爲了趕在馬爾代夫沉沒以前來給她個難忘的回憶,而是因爲愛潛水的他從網路上得知12月正是馬爾代夫最適合潛水的季節,幸運的話還可能會在海里“遇到”魔鬼魚。

古潁甄知道自己沒辦法瞞過謝雋澔的眼睛,在一起那麽久以來,古潁甄似乎沒有什麽可以騙得了他。就算明知道古潁甄就是那麽的任性好勝,謝雋澔也都從來不會猜穿古潁甄。有時候失眠的夜晚她縂在想哪天她若失去了謝雋澔,她該怎麽自己一個人生活下去。

謝雋澔一邊把身上的灰色背心和藍色沙灘褲脫掉換上他的潛水服,一邊問古潁甄 「我現在要去潛水,你要一起嗎?」

「我才不要跟又扁又醜的魔鬼魚一起游泳!我要在沙灘上看完這本小説,説不定還會有帥哥過來跟我搭訕呢~!」古潁甄用似調情的眼神對謝雋澔說道。

古潁甄的確是那種會吸引衆人目光的標準美女。有著混血兒般深邃的五官,模特兒般的身高和身材。或許是因爲謝雋澔自身的條件也不錯,高大的身材,且高資歷高薪水,所以縱使古潁甄是長得多麽的“不安全”,但謝雋澔卻從來都不擔心古潁甄會被別人搶走,仿佛不論如何古潁甄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似的。

「那你自己要小心哦~大概一個小時半以後我再到沙灘上去找你~」謝雋澔說完輕輕的親了古潁甄的額頭一下就往潛水區跑去了。

看著謝雋澔的背影,古潁甄突然有點不捨,她從來不會有這樣的感覺更何況只是一個小時多的離別。 「或許是這裡真得太美了吧~」古潁甄心裡有著滿滿的感動,就在這一刻她突然決定了,接受謝雋澔昨晚對她的暗示-求婚。


                                                   ACA098191 林佳敏

薄雲遮蔽了月亮,令房間裡有些暗了下來。

這裡是馬爾代夫的某家飯店的房間。房間的主人雋澔正在房間的正中央,與帶著柔弱氛

圍的少女潁甄彼此凝視著。微微上揚的鳳眼、亮澤柔軟的頭髮、清透美麗的肌膚,仿佛

帶著邪惡的情感觸碰就會毀壞般虛無飄渺。


“雋澔~”

淡粉薄唇開口呼喚了雋澔的名字,雋澔以眼神表示疑問

“我沒有做過”

潁甄平淡的聲音填滿了房間的沉默。白天擾人的蟬鳴現在也沒了,所以對話一中斷,就

會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啊、喔。”

雋澔用T恤的袖子擦去從額頭滴下的汗水

今天是創下入夏以來最高溫的大熱天,即使太陽已經下山,卻仍完全沒有變涼爽的感覺

潁甄的肌膚也微微染上了些許的淡紅色


“請溫柔點。”

“不太可能一下子就做完,所以只能儘量了”

“不行”

“你喔……”

“只做到一半我會很傷腦筋的”

“可是……”

“如果是雋澔就沒問題……所以把它做完吧”

筆直注視著雋澔的潁甄眼裡沒有一絲迷惘,訴說著自己今天就是抱持著這樣的打算才會

在這裡


“我、我知道了啦”

潁甄明明給人像易碎的冰雕般的印象,卻擁有一旦說出口就絕不改變的強硬,個性實在

是頑固得不得了。所以,雋澔也只好妥協了。


“想停下來就說,沒必要勉強”

“如果是雋澔就無所謂”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不阻止你了。那麼,趕快給我看吧”

潁甄毫無感情的雙眸出現了些許的猶豫

“雋澔……真是強硬”

“不然沒辦法做吧?”

“可是我不喜歡太過突然”

“都到這種地步了,你還在說什麼啊?”

“可是……”

“啊~~真是讓人不耐煩的傢伙”

“我會不好意思”

“真是,你也給我有點分寸!你的字典裡才沒有不好意思這四個字呢!”

雋澔想起了在沙灘上的遭遇如此吐槽著

“你這麼想看嗎?”

“夠了,趕快把在沙灘上拍的婚紗照拿出來!不然怎麼挑選呀!”

事情為何會演變至如此,雋澔自己也無法很正確的去掌握脈絡,只知道在那片沙灘上

,上演了另人難以置信的戲碼。短短的相遇,潁甄隨即就安排好了劇本,本不該存在

的天時、地利、人和,就像微小的彈珠般在潁甄的手中滾動擺弄著。現在想到剛剛發

生的事情,雋澔依然不由自主的打起冷顫來。


就在潁甄要把照片交給雋澔時,潁甄的手機響起了教父的鈴聲。好配,雋澔如此想著

「喂,我是潁甄」

潁甄迅速的接起手機,並以迅速口氣回覆給話筒。

她一定覺得這通電話很礙耳,難得佈好的黑局......

「妳說什麼?!芝妹─姬軒將先前買下的兩口棺材配送去她家了!!」

突然間潁甄放大聲音的吼著,很急迫的想從聽筒得到她想要的聲音

「鳳姐?!不可能,是不是哪裡搞錯了,連絡萊爺了嗎?還沒就快連絡,將資料會報給

我,並且通知情報部二級以上人員緊急動員」

結束通話後,潁甄像洩氣了的氣球攤在床上,嘴裡不斷呢喃著

「雋澔,抱歉了,我得外出先工作一下,等我工作結束後一起生活吧」

潁甄落寞的說了這段話,她那表情就如同面對著滿桌豐盛的餐點卻不能吃的女孩般

,誰看了都會不捨


「嗯,沒關係的,妳先走吧,我隨後會追上去陪妳工作的」

「謝謝你,橘─雋澔」


友人曾問我:你有多喜歡那少女?

當時的我如此的回答了

『我願化作石橋,風吹五百年、日曬五百年、雨淋五百年,只求少女從橋上走過。』

我自以為這是世上最浪漫、最真執的回答,但......

我錯了,在事後證明

後來那位少女知道了這件事,她跑到我面前,我心以為她喜歡上了我,可是......

「你真變態!!遠離我!!!」

此後我就不曾再和那位少女友過接觸了


今晚的夜空很黑、很暗

本來是薄薄的雲層,不知何時變成了又厚又深的烏雲了,本就衰弱的新月與微星,

更加失去了光采,所有的光線就如同笑話般的不存在了...

很幸運,這樣對這任務有幫助

「這場聖戰結束後,我就要回鄉下結婚囉」

「哇哇~這可得恭喜你,希望你也能有個女兒。你們看這是我女兒的照片,她很可愛吧,阿阿阿,想到今晚是聖誕夜,就一直煩惱著會不會有討厭的蒼蠅在她身旁飛呢,

那群臭男孩真想一槍斃了...」

「哈,我能理解。我也有一個女兒喔,我和她約好要去XXX玩了呢,真想快點結束這場聖戰」

「我們加油吧」

一群身分不明的傢伙,穿著潛水裝在馬爾代夫不被人們所注意小灣上了岸。

漆黑的夜,颳起了陰涼的寒風,明明應是暑氣熱人的季節,這彷彿代表著不吉利般,

一切都使人發寒......

                                           ACA096146 謝性中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