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抬頭仰望繁星點點的夜空,你(妳)是否曾經幻想過世界上除了人類以外…還會有其他擁有人型、特別的物種呢?


我名叫薩爾,為一個純種的吸血鬼,來自一個遙遠的星球-黎爾斯特。我族在13歲時,即開始擁有人類所沒有的特殊能力-魅惑(藉由與人類眼神的接觸進入其內心的深層,探究其思想、操控其心智)、心靈感應(與人類相距10公尺內,即可隨機讀取其內心中的對話)、穿越空間(藉由特殊的冥想,移動到任意空間,前提是此能力僅止於星球中的空間)…。為何我會來到這個星球呢?……【沉默不語】這是一個我無法解釋的謎,直到現在…我還在慢慢的尋找這個答案。
【望著繁星點點的夜空】我到底是如何來到這個星球的呢?為何我會在沒有任何意識的情況下來到這裡?這個星球有我族類嗎?我十分想念黎爾斯特的族人與和族人相處的日子!要如何才能離開這個星球重返黎爾斯特呢?有誰可以告訴我這個答案?﹝ACA097133 詹琬琳﹞


無論我心中有多少個疑惑,仍是沒有人回應我......。在月兒的照耀下,我的長髮有如絲綢般閃著熠熠銀光。南方的雲悄悄地替星星蓋上了被子。但,怎麼地,雲團卻怎麼也跨不過天上的人馬座!就好像在人馬座設下了一堵牆,前面的雲過不去,而後方的雲卻不知前方有阻礙,依然照著自己的步調往北方緩緩前進......這是為什麼呢?是什麼力量讓這些雲過不去?等等,這微風中怎會夾有一絲絲"喀特"的味道!難道南方有與我同類的吸血鬼!    全身的黑,使得人類瞧不見我,唯有絲絲長髮在人纇眼中一閃而逝。人類自以為聰明的在街上建築了許多物品,全然被我拋之腦後。流動在他們血管理的鮮血,聞起來好香甜,這氣味對我產生了莫大的誘惑力;但,我想要先找到我族類的人,好向他問清楚......

急奔在幽黑的森林裡,一道青綠色的光,從我的左前方射住去路,周圍的分子塵在光消逝前高速旋轉;奇怪的是,空氣中的粒子竟沒有隨著分子塵而產生振動,身旁的樹木、生物依然睡得酣甜......

是誰?為什麼要擋住我的去路?

無人回應,喀特的味道也消失了。但這座森林裡的生物,被我的高頻率聲波給驚醒!森林裡響起了一種深沉低吟的聲音:leel...s...leel...s...霎時,我心底居然湧現了一股不屬於我的感覺-恐懼!﹝ACA097118 洪貞慶﹞


「薩爾~薩爾~」是誰在叫我的名字,身旁的一草、一木都沒有任何變化,為何我感到一陣陣的風向我吹來?"喀特"的味道似乎又回來了......青綠色的光在遠方發亮,壓抑住我的恐懼,我慢慢的走近綠光,突然,像是掉一一個漩渦,身旁的的東西都在扭曲變形之中,我想抽身卻沒辦法,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事?視線好像越來越模糊...越來越看不見...

「薩爾~薩爾~」好熟悉的聲音,我慢慢的張開眼睛,只見一個金色長髮的女子。我試著坐起身,環視周圍的環境,一切都似曾相識,還有一股濃濃"喀特"的味道。我再看看坐在床沿的女子,頭髮閃閃發亮,隨著風飄來飄去,"喀特"似乎就是從她的髮梢散發出來,究竟她是誰呢?又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呢?

「你還是不記得我...對嗎?」我從床上跳起來,她怎麼會知道我心理在想什麼?

「妳到底是誰?妳聽的到我心裡的話?」我開啟攻擊模式向她逼近,她卻動也不動的看著我!突然間,我的手腳都不聽使喚,不管怎麼想移動就是沒辦法!巨大的黑影,從女子後方顯現,只見黑影越擴越大,最後吞噬了她!我被這股黯黑的力量給彈開,等我回神,已經又回到了之前的森林。﹝ACA097127 許芸甄﹞


那金色長髮的女子究竟是誰?給我的感覺是那麼的熟悉卻又那麼的陌生,為何用著如此悲傷的眼神看著我,我...認識她嗎?幽黑的森林,仍然是如此的孤寂,就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空氣中滿佈著不安的分子,「恐懼」讓我感到厭惡。我決定離開這令我如此反常的森林,回到充斥著各式各樣人類的世界,憑藉著人類所沒有的的能力─魅惑,在人類世界,我不需要擔心沒有食物來源,抑或是解決生理需求的工具,時間久了,森林所發生的事,也逐漸讓我給淡忘了。

但常在午夜夢迴,我常會憶起那雙悲傷的眼睛,那句難過的話語,那名女子究竟是誰,竟能使我難以忘懷。為何她會擁有我族人特有喀特的味道?!但她的一頭金髮卻異於我族特有的黑髮,如不是我族人,喀特的味道,又該如何解釋?甩頭拋開這令我厭煩的情緒,我進到人類世界去尋點樂子,就在此時,鼻子又傳來令人熟悉的味道,驚慌的抬起頭,只來得及抓住此人的殘影,難道是那名女子?還來不及思考,身體本能的追了上去。......﹝ACA096110 吳宜錚﹞


穿梭在人類單調的建築物之間,我仔細嗅著喀特的味道,深怕一個閃神,喀特的味道就會從此消失不見,心中暗自想著:難道會是那名謎樣般的金色長髮女子嗎?還是這股喀特的味道來自我族呢?【甩一甩頭、心想】別想太多,快點追上,謎題就會有答案了!

喀特的味道延續到森林,恐懼的感覺從心底竄出,讓我不禁全身顫抖,但為了要找出種種謎題的答案,我不行退縮!我決定循著喀特的味道往森林深處去。突然間,我的面前出現了一道藍色光幕…【猶豫沉思】我該進入藍色光幕中嗎?藍色光幕會通向哪裡呢?管他的…進去了再說!進入藍色光幕後,我隱隱約約的看到前方有一個橘紅色的光點,我一直跑…一直跑…,但光點似乎離我越來越遠,該如何是好呢?我不會迷失在這個藍色光幕中吧!

【一道柔和的聲音緩緩傳來】「薩爾~薩爾~別被迷惑,這是幻覺!你要運用自己的感官去看穿這個幻象,別被外在的表象所矇騙!」聽從聲音的指示,幻象逐漸消失,我又回到了森林之中。【大聲喊】「妳到底是誰?為何要幫我?」【柔和的聲音又緩緩的傳來】「你還是不記得我…薩爾~」【大聲喊】「妳到底是誰?」【女子聲音飄揚在空氣之中】「我叫…菲~西~絲~」喀特的味道瞬間消失……﹝ACA097133 詹琬琳﹞


「菲西絲,妳到底在哪裡?知道有妳在,我便不感到孤獨。可是,我還是想回黎爾斯特與大夥在一起啊!」我在心中拼命的想,希望菲西絲能聽到我的聲音並再次出現......

腳邊的花不知開過了幾回,樹上的葉子也換過了幾次的顏色,我不知過了多久,只知心中的期待還沒達成。輕輕的嘆了口氣......呃,我的身體...我的身體...我有沒有聽錯,我的身體竟然在跟我說話!不對,正確來說我的身體正向我傳達了一些訊息......

就在此時,一陣聲音將我的思緒從身體拉了開來。腳下的土地伴隨著轟隆轟隆的聲音而裂開,令我驚奇的是,裂開的土塊竟像一朵近20吋快速綻放的玫瑰。原本色彩鮮豔的晚霞,慢慢地消失了顏色,同時,那朵土玫瑰漸漸有了豔麗的顏色.......是它吸走了黃昏的光線嗎?

在土玫瑰吸取顏色時,我的耳朵同時接收到兩種聲音,一種是低音的「嗡......」,另一種是人類聽不見的高頻率「嗯......」奇妙的是,這兩種頻率不同的聲音,竟似一粗一細的絲繩,時而纏綿捲繞,時而分離平行。聽著聽著,感到全身通達舒暢,心中感到一片喜悅。抬頭仰望天上的星子,發現它們更加的明亮,並緩慢的繞著人馬座轉...轉...

我無意識的站在已是一朵令所有的花兒羞於比較的土玫瑰中,輕輕地挪了左腳,不經意的讓花瓣碰向其他的花瓣。我似乎在無意間開啟了某一道開關,因為它開始左右震動了起來。我感到驚慌並跳了開來,驚訝的看著它釋放釋放黃昏的顏色,更令我感到害怕的是:顏色直直的衝向我這裡來!「天啊!被它擊中會死嗎?」心中感到恐懼。想逃開,全身卻動不了!「不要怕,它會幫助你更快找到解答。」是菲西絲的聲音! 「既然菲西絲知道這一切都在進行中,那我也沒什麼好怕的了!」雖然心中是這麼的想,但還是對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一絲絲的不安......﹝ACA097118 洪貞慶﹞


被顏色擊中的瞬間,我竟然連一絲絲痛都感覺不到,反而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我閉起眼睛,去感受一切……好溫暖!是我來到這個星球所不曾感受到的!喀特的味道陣陣飄來,我張開眼睛一看,四周像是電影一般,一幕幕的畫面在我身邊轉著…

一歲的我、二歲的我、五歲的我、青少年的我,每個畫面都令人懷念,走著走著來到一扇門前,我猶豫著要不要打開,門卻自己打開了。裡面有好多個像框在漂浮,框裡的人都在動來動去的。

我走向最近的一幅像框,我在裡面踢著足球,一個金色長髮的女孩子對著我笑嘻嘻,那不是菲西絲嗎?我走到下一幅,裡面是我跟菲西絲牽著手在天空之城裡跟機器人捉迷藏,再下一幅、再下一幅,每個人物都是我和菲西絲,我們親吻、吵架、合好,就像是一對情侶?天阿……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一瞬間,四周沒了光線,我開啟攻擊模式,深怕這片黑會將我吞噬。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四周響起,是菲西絲的聲音!

「薩爾!薩爾!你想起來了嗎?我們從相遇到相愛的過程你都記起來了嗎?」 「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我會忘了這些?又為什麼我們分開了?」 「嗜血大帝將我抓走,然後將你逐出黎爾斯特,然後就…阿~阿~啊!」 「菲西絲?菲西絲?」尖叫聲消失的那一刻,我回到了森林,心中一股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ACA097127 許芸甄﹞


嗜血大帝...我想起來了!!我族的最高統帥,一向都是由長老推舉出族內的優秀青年們,經過一番嚴格的試驗,最後留下的吸血鬼所擔任。「賈斯爾」在這次比試中脫穎而出,成為我族的嗜血大帝,也是我曾經共患難的好夥;直到...菲西絲的出現...

我與賈斯爾某天興致來潮,到這個星球遊玩,在這裡,我們遇見了美麗大方的菲西絲。充滿活力的她,熱情的帶著我們在這星球四處遊玩,漸漸地,我愛上了菲西絲,也明白非西絲也深深的為我著迷,但是,我們也知道賈斯爾對菲西絲也有著不一樣的情愫。當賈斯爾知道我與菲西絲兩情相悅,便祝福我們,我族規定,其他星球若想進入我族,需得到我族人身上一半的喀特,毫不猶豫地,我將我的喀特分給了菲西絲,菲西絲也來到我族與我一起同住,我們一起度過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某日,家族裡派我到遙遠的地方解決一些紛爭,不得已,我與菲西絲須分開一陣子,臨走前,擔心我的不在,菲西絲會有危險,便又將身上的一些卡特分給了她,想不到,這竟成了我與菲西絲被拆散的契機。當我從遠方風塵僕僕的趕回家鄉,腦海裡的甜美笑容竟不在,家裡擺設凌亂不堪,我就知道發生事情了。我發了狂得四處尋找,透過一些好友,我才知道我離開不久,嗜血大帝便派人將菲絲西抓走,我不肯相信,賈斯爾是不會背叛我的。

我趕到嗜血大帝所居住的皇宮,想不到竟被守衛給擋下!!我將守衛打傷闖了進去,進入眼簾的竟是賈斯爾以及...被囚禁的菲西絲!!!對於賈斯爾的背叛,我感到不敢相信,原來當初的祝福都是假像,看到菲西絲淚流滿面,我憤怒的與賈斯爾打了起來,但因我身上的喀特分給了菲西絲,很快的我居了下風,敗下陣來。賈斯爾用攻擊統帥、試圖造反的罪名,將我逐出黎爾斯特。當一切記憶回籠,我決定返回黎爾斯特,救回我的愛人-菲西絲。......﹝ACA096110 吳宜錚﹞


當我回到黎爾斯特,我立刻趕到皇宮,但令我吃驚的是─皇宮中竟然連一個守衛都沒有!【心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怎會沒有任何的守衛呢?難道皇宮中發生了什麼事嗎?突然一陣聲音傳來「薩爾…我等你很久了~~你怎會這麼慢呢!我等到都有些不耐煩了!快來吧…到皇殿來找我…」又有另一個聲音傳來「薩爾…我多年的好友!我的身體已被黑暗之心所控制,能保留意識的時間不多了!請將銀刀刺入我心吧!這是我最後的請求!」「賈斯爾…難道沒有辦法可以拯救你?」【沉默不語】「想拯救他…來皇殿吧…你所愛的人都在這…」

通往皇殿的路上【心想】撐著點~菲西絲、賈斯爾,我馬上就來了!到達了皇殿,竟然連一個護衛都沒有!「你在疑惑為何連一個護衛都沒有!我告訴你原因:我希望這是你我之間最後一次的戰鬥,我不要任何人來打擾,所以我將所有的護衛都撤掉,這是我對你最後的憐憫!薩爾~這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黑暗之心,你為何要入侵賈斯爾的心?這樣做的意義為何?」「多說無義,這個答案是你永遠無法明瞭的!」在與黑暗之心的決戰中,我位居下位,這該如何是好!我該如何才能嬴過他呢?突然間一道溫暖的橘光照在我身上,力量突然倍增【心想】這是怎麼一回事?力量像湧泉一般不斷湧入我的身體,是誰在幫我呢?「薩爾…這是我最後的力量了!請打敗他吧!代替我統治黎爾斯特…我的好友…」我運用這些力量將黑暗之心制服…「薩爾…你忍心嗎?這是你多年的好友,你能下得了手嗎?哈哈…」「薩爾快動手…再猶豫你和菲西絲都會死在黑暗之心的手裡」我該怎麼辦?我下不了手…我的手不停的顫抖…無法將銀刀刺進賈斯爾的心…

黑暗之心的力量減弱,菲西絲得已從囚禁中逃出「薩爾…運用你的特殊能力,進入賈斯爾的心,再將銀刀射向黑暗之心,賈斯爾就能得救!」我進入了賈斯爾的心,看見了一個極為虛弱的黑影,我將銀刀射向它…黑影毀滅的力量將我彈回皇殿中…「該死的人類女子…被妳知道我的秘密後,沒將妳消滅是我的失算…啊………」賈斯爾回覆理智「我的好友…感謝你…」「賈斯爾,為何黑暗之心會侵入你心?」「這是對於我族統帥的考驗…我一時大意…讓黑暗之心得逞…薩爾我很抱歉…遷累到你跟菲西絲」「沒關係…經過這次的考驗,我相信你能做一個更好的統帥」

賈斯爾成為我族歷史上最好的統帥,而我跟菲西絲呢?經過黑暗之心的事件,我們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日子…未來會如何?我們無法預料!但幸運的是─我們擁有彼此…﹝ACA097133 詹琬琳﹞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