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迴響


有風在吹動,捲著細細的沙子拍打在臉上,頭頂上熱辣的太陽,擴大了所有的感官,原本的感覺從刺麻變的疼痛。

將白巾拉了拉,遮住有些蒼白的臉,擋住風沙和足以曬傷人的陽光,瞇著眼睛看著寶藍色的天空,沒有下雨的跡象,不自主的舔了舔有些乾裂的唇,我想我需要一些水,或者來一株仙人掌也可以。

接著,我把自己埋進前方挖好的沙坑裡,好躲避越升越高的太陽。

沙坑外,四周黃燦燦的沙堆,一座接連著一座,是我所能看到的景色,也是我所擁有的記憶的最初。換句話說,我失去了記憶,然後在一望無際的沙漠裡醒來,獨自一個人。

茫茫然的看著前方,我緩緩閉上眼睛,儘管四周的溫度高的讓人不住流汗,但是心底有個讓人懷念的聲音響起,嘩啦──嘩啦──的聲音,從心底帶著沁涼沖刷著全身,高熱也變的不是那麼難以忍受了。

                                                             ACA098122 鄭珮玲

解下包覆臉部的白巾,斜靠在沙壁上,微涼、帶有些許潮濕的觸感自背上傳來,驅走體內不斷散出的高熱。可是,這樣的舒適卻解不了喉間的乾渴,及愈發強烈的飢餓感…頹然坐下,整日在毒辣烈陽下行走,早已超出身體可負荷的範圍。

就在精神恍惚時,一陣細微的聲響讓我本能的警覺起來。將視線集中在聲音傳出的方向,啪沙 ─ 啪沙 ─ 像是生物爬行時會發出的聲響。朝聲音方向看去,是條大蛇,黑暗中那雙濁黃的眼睛顯得十分陰蟄。牠盯著我,像獵人盯上自己的獵物般。

我伸手往旁摸去,抓起一把碎石往沙壁丟,趁大蛇分神時,壓到牠身上,拿起一旁的石塊直往牠頭招呼過去。大蛇因這一下重擊全身一震,接著開始發狂似的掙扎,牠不斷劇烈扭動,蛇尾如鞭子般向我掃來,在我身上留下許多深淺不一的血痕。無視身上炸開來的疼痛,我依舊死命的壓著牠,狠狠用沉重的石塊不斷攻擊…直到我不斷敲擊的部位化為一灘肉泥,原本瘋狂的躁動變成微弱的颤抖,最後牠終於不再動彈時,我才像斷了線的木偶倒落在地。極度的飢餓與乾渴,再加上跟大蛇肉博,我現在幾乎沒力氣支撐自己。

但…這下至少可以不用餓肚子了,緩慢移動到大蛇的屍體旁,從血肉糢糊的斷頸處直接咬下一塊肉,頓時濃烈的腥味馬上充斥整個口腔。但這一口下去就停不下來了,我真的太餓太餓,管它是生肉腐肉還是什麼的,現在只要是能止飢、有水分的,我會馬上往嘴裡塞。

把手探進屍體的斷裂處,摸到某個柔軟的東西,可能是哪個臟器吧,用力向外一扯唰啦─ 的白的紅的全都一起出來。這一大串亂七八糟的…我接下來索性將這一 大「條」肉拿起來直接咬。看向沙坑外,想想我短時間應該還不會出發,這條蛇絕對夠我吃上好幾天,待填飽肚子,先在這裡休息一陣好了。

                                                            ACA09845廖晨筑

蜷縮在沙坑裡,眼前開始模糊,約莫是體力已經到了盡頭,身上黏黏膩膩的好不噁心,卻也是不得不做如此殘忍之事,我又何嘗想這麼做呢?

坑洞外黃沙滾滾,地面上的熱氣滾騰,扭曲了遠方的景物,一種無能為力的茫然無措湧上心頭,莫名的想要落淚。但終歸是筋疲力竭,無法多做思考,懷著這樣的心情就這麼陷入昏睡。

嘩啦──嘩啦──的從心底回響出來,帶著沁涼洗滌著我疲憊的身心,將茫茫然的我從好似沒有盡頭的黑夜裡喚醒。

眼前是曠遠的沙漠,遠方的夕陽照著彩霞,壯麗景色是如此美麗,徐徐涼風吹來,吹散了沙漠中的炎熱。

看著這樣的美景,足以讓惆悵的人們舒開襟懷,而沒有記憶的我卻怎麼也無法輕鬆,孤獨的站在這個坡上,我知道我在尋找什麼,我在尋找午夜夢迴的那個聲音,可是我卻只能像個孩子一樣四處打轉,不知道要往何方前進。

「旅人啊,你該穿越我的身體,傾聽你心底的聲音,那就是方向。」

直到略顯的瘖啞的嗓音繞著我說,這片使我困頓、疲倦的沙塵,隨風拍著我的身體,吹揚我的衣角、吹揚我的頭髮、吹走了我的無措,吹來了東方熟悉的氣息。   啊啊……那是我心底的指引我的方向。    在夜色裡,邁開步伐。

                                          ACA098122 鄭珮玲


「….傾聽你心底的聲音,那就是方向。」,那蒼老的喑啞低語,不斷迴繞在耳邊,每當我茫然迷失,不知該往何處時。

「嘩啦 - 嘩啦 -」一聲又一聲,像母親的殷切呼喚,呼喚著身在異地的遊子。一聲又一聲,不斷敲擊在心上,明明是如此清晰,像是伸手就能觸及,但,將手伸向前,得到的總是失落。不斷的揮舞著雙手,想抓住那看似可以抓住的存在,但終究是徒然。抬起頭,望著自漆黑夜幕緩緩升起的一輪皎潔,想著自己是否有找回自己缺失的那一塊的可能。

眼前,目光所及一切景物皆像被撲上一層銀粉,那靜靜撒落的銀白月光是如斯動人。我卻像個被丟棄的孩子,茫然站在這大片灑落的月光中。

「到底…在哪裡…」心中的不安驀地擴大,瞬間擊碎我早已脆弱不堪的意志。自清醒到現在,在我完全空白的記憶裡,為一留存下來的就只有這個聲音。但…單憑這唯一、也薄弱的線索,真的能找到我想追求的嗎?

不斷支持我繼續往前走的信念突然遭受如此強烈的打擊,我眼前一黑,就這麼倒了下去。

                                                              ACA098145廖晨筑

「嘩啦──嘩啦……」的迴響著。

聲音漸漸遠去,是因為的的茫然嗎?是因為我對信念如此的不確定嗎?這令我熟悉的聲音越來越微弱,微弱的讓我悲傷。是他在為我的徬徨惆悵,還是我在為自己的不堅定哀愁?

恢復意識的時候,感覺到的是勞累的身子被柔軟的被子包覆起來,是暌違已久的舒適感受,放鬆的讓我不想睜開眼睛。

「旅人啊,逃避不是最好的選擇,這會讓你後悔不已。」 沉穩的讓人覺得安心的嗓音在身邊響起,久違的人的氣息,讓我不由得想看看他。

他帶著溫和的微笑,端著碗濃湯做在床邊,聞著濃郁的馨香,飢餓的肚子適時的發出咕嚕聲響。聽著雷響般的聲音,臉上有些發燙。

他沉沉的笑著,「人在虛弱疲憊時,迷惘是常有的事。或許吃飽了,休息夠了,你又能繼續前進。」

虛弱的在他的幫助下坐起身,手裡接過暖熱的碗,有種溫暖到心頭的感動。

「如果你休息一下還是覺得提不起精神,你不妨和我去個地方看看,那裡或許是可以振奮你的精神。」當我將最後一口熱湯喝完,他如此的對我說著,窗口的陽光照射進來,讓他有種發光的感覺。

                                                              ACA098122 鄭珮玲

「來吧,我帶你去個地方。」與蒼老的面孔相反,他眼中閃爍的光輝,像是孩子急於向他人展示自己的珍寶般,半是請求半是強迫的把我從床上拉起,帶我梳洗完畢穿戴好時,他就帶著我往山上走去。

一路上老人什麼話都沒說,只是拉著我,朝著某一方向前進。

老人行走的速度很快,為了不向前撲倒,我只能緊緊握住他的手,與常時低溫的我相反,老人的手很溫暖,讓人安心的溫度。

四周景色快速變化,從高可觸天的參天巨木,到僅高於我膝蓋的低矮灌木,到現在圍繞在四周的是光裸深色岩石,深到進黑色的表面,閃著金屬般的光芒,冷硬的表面讓種子無法像下紮根。

這是與方才生氣盎然的蓊鬱森林完全不同的景象,這裡是全然的死寂,毫無生命活動過的痕跡。

老人的腳步慢了下來,我收回自己四處飄移的視線,將其轉向老人行走的方向,在不遠處一堵天然岩壁矗然而立,向左向右延伸幾百哩。但真正吸住我目光的不是那堵岩壁,而是在他最底與地相連處的漆黑岩洞。老人在岩洞前停了下來。看著眼前巨大洞穴,此時它像極了怪獸的嘴,正張大著,等我入口。

「就是這兒了。」老人放開手,暖意遠離讓我不安,不自覺的伸出手再次抓住,老人愣了愣,蹲下身,讓視線與我平視,我看到他臉上浮現了有些苦惱的笑,「孩子,我不能一直陪著你,接下來的路,你得自己完成。」老人起身,拍拍我的頭,「別害怕黑暗,迷失時就傾聽自己的心吧!他知道你該往哪兒走。」說完老人放開了我的手。

                                                              ACA098145 廖晨筑

踉蹌的走近這天然的岩洞裡,驟然失去的體溫還應繞在左手,與右手攀扶的濕冷岩壁有著極度的反差,悵然若失。

回過身來,看到的是老人逆光的身影,背光看不清楚的臉,卻讓我覺得他似乎是笑著的,帶著鼓勵的意味,笑著。

那就像是幼兒邯鄲學步時,縱使再怎麼的擔心,父母親總是會放開他那雙溫暖的大手,失去了攙扶的幼兒,一開始或許會搖搖晃晃,但漸漸的會越走越順。而當幼兒回過頭炫耀時,看到的會是父母親臉上讚許、為孩子自豪的笑容。

看著、感受著,心底就湧生出一股莫名的勇氣,支持著我,讓我能不懼的走向漆黑未知的通道。

啪搭、啪搭。是我踩著地走著的聲音。 滴搭、滴答。是水滴滲出,順著鐘乳石滴落的聲音。

規律的,在耳邊,清晰迴盪著。 在這狹窄的僅容一人的通道裡走著,看不到前方,看不到後方,看不清自己的手,有時候連自己的呼吸聲,都好像是虛無不存在的。 我在走著嗎?我為什麼走著?我真的存在嗎?連自己都開始懷疑。 好累,累的就想停下來。眼睛閉不閉上都無所謂,就想休息一下,休息、一下……

嘩啦──嘩啦…… 嘩啦──嘩啦……!

突然的,越來越清亮,越來越清晰,就像在耳邊迴響一般。 它為我指著方向,那個蒼老的聲音說著:「不要徬徨,就向前走,你會找到地方。」

有些興奮,也有些緊張,我要找的地方,就在前方。 快了,快了,就快到了。

鹹濕的風撫過我的臉龐,當一束陽光輕撒在我的眼瞼上。 我應該感到狂喜,卻很平靜,有一種舒適的感覺,當水花濺起。

嘩啦──嘩啦……

那是多麼熟悉的聲音,它愉悅的、欣喜的,拍打著我的身體,在我的耳膜鼓動。 有種放下一切的安心。 嘩啦──嘩啦……它說:「歡迎回來,我的孩子。」

                                                              ACA098122 鄭珮玲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