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註: 編輯

在科技發達的現在,人類平均壽命是一百五十歲,0歲~19歲幼年;20歲~39歲青少年;40~100歲壯年;101~150歲老年。

前言 編輯

  大戰過後,有數十年的時間根本沒有人膽敢接近殘破的地球,一直到二十四世紀的七十年代,才有探險團前來探測,發現這顆曾經享譽星際的「水藍之星」已經成了一顆灰敗且充滿致命危機的惡地,但是基於親近故鄉的天性,太陽系中,人類這個種族最大的金星殖民區便開始派人重新回到地球開墾。在超人戰爭中全太陽系的人口幾乎凋零了百分之九十,雖然戰爭結束已經數十年,整個太陽系的人口依然少得可憐。緩緩下落的巨艦,排天而來的火雲……

  「刷」一聲輕響,整個畫面陡然凝止下來,星際巨艦「龍城」停在半空將 的畫面停止了。

  看著紀錄片的男子,有著融合中西方特色的臉龐,此時微微露出驚詫的神情,眼神中有著讚賞的光采。原先在那空隙中只是有著幾個不甚清楚的灰影,但是經過這樣的影像處理,灰影的形像卻變得立體起來。

  帥哥走出超科技的放映廳來到了外面-女媧,女媧是金星殖民地在地球表面上建造的觀測基地,位於地球表面僅存的兩塊大陸中的美洲大陸上,放眼望著防護罩外現今的「水藍之星」。

  時值公元二十四世紀末年,金星殖民地的探險隊在超人戰爭後的十多年,才放膽派遣第一批探測人員回到地球,發現這顆歷史綿亙四十五億年的「水藍之星」,已經成為一顆不折不扣的人間地獄。 (AEL093381張文馨)

第一章-變化 編輯

  龜裂的大地、殘破的天空、險惡的環境,曾經以「水藍之星」著名的地球,似乎找不到任何生物的氣息,唯一能在這樣惡劣環境之下生存的,好像也只剩蟑螂了!也難怪,只有它在經歷過無數次的演變之後,才得以僥倖留下。面對著地球上唯一存活的生物,偵查員之一的帥哥-阿德輕輕地挪動自己的腳步,不希望自己的一個輕忽,傷害了這樣一個小生命。

  「唉……」阿德面對著這樣殘破不堪的地球嘆息著。

  阿德是金星防衛署最年輕的防衛幹員,在幾次的星戰中,表現十分搶眼,也因此特別受到上級的器重。前幾天他接到上頭指示,特別要到地球的亞洲大陸做勘查。因為前幾次的衛星報告中,在地球的亞洲大陸發現了一些不明物體。現在,阿德在看了N遍紀錄片後,終於尋找到了蛛絲馬跡,正準備前往亞洲大陸去做勘查,並且在那裡設置第二基地-盤古。

  出了女媧的防護罩,阿德縱使穿著防護衣,他依然可以感受到防護衣外沙塵強大到對身體的震撼。阿德從來沒有看過真正的「水藍之星」,能知道「水藍之星」過往的神秘與美麗,多由父親口中得知。

  「在蓊鬱的森林中,你永遠都沒辦法期待下一秒你將看到哪些奇妙的生物,而我也沒有辦法完整地敘述牠將帶給你什麼樣的驚奇。」父親總是這樣欲言又止,每每都勾起阿德對「水藍之星」的幻想。

(AEL902341曾心怡)

  而「水藍之星」的確帶給阿德大大的驚奇,雖然他早有心理準備,但現下所見,不僅沒有父親所敘述蓊鬱的森林,一切曾在他心中勾勒出的想像完全破滅。

  大氣層之中,雖然仍然有著將近四分之三的大海,但是這片大海已經不再是蘊育億萬生物的溫床,因為在戰爭中使用了太多可怕的武器與核能彈,大海中飽藏著致命的幅射能和能在片刻間將人

體組織溶解的劇毒化學物。甚至因為戰爭而產生的厚重雲層煙霧,遮蔽、覆蓋了大地,視線所及一片矇矓。

  接下這次的任務,阿德心中有著強烈的驕傲與優越感。不僅因為受到如此的器重,肩上揹負著族人懷念故鄉的期待,也使得他要求自己務必完成這次的使命,光榮的返回。但見到現下的景況,心中刺激、期待的感覺,漸漸消逝。如果不是他身上有著最先進、完善的設備足以抵抗如此惡劣的環境,恐怕無法在地球度過,更別說要進行調查了。

  阿德在做過初步的評估後,他決定先回報金星防衛署總部目前地球的現況,再繼續往亞洲大陸前進。

(AEL093311林欣潔)

  轉身要回到女媧之前,忽然,阿德看見了一個不明物體,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下,阿德走進一看,阿德心想,「這到底是什麼?」這裡怎麼會有疑似生物的東西呢?於是阿德一起帶回了基地做研究。

  就在這天傍晚,這個裹著一層又一層的黑色膠狀物體的不明物體忽然自己動了起來,突然間,破繭而出的居然是一位長相可愛而且有著一雙水汪汪大眼的女孩,年紀約二十歲上下。

  阿德嚇了一大跳,心想:「難道說,這是超人戰爭中,地球遺留下來的生命嗎?」

  阿德向父親詢問後得知有一個傳說,這個傳說是說因種族紛爭而起的超人戰爭中,地球將毀滅之際,因為臭氧層已被封鎖,地球的人類無法逃到其他星球殖民地,而位在地球美洲大陸上的東國國王為了能保住他的摯愛,請了最高明的科技專家改造高科技的裝備,忍心的將他還稚幼的小公主送進了保命裝置,並延緩她的生長,希望他的女兒能度過此劫,也希望有一天,當有人回到地球時,或許能發現他的女兒並好好照顧,但這些都只是傳說。

  現在沒想到,阿德真的發現了這位公主,而公主則帶著困惑的眼神看著身邊的一切,又看了看阿德,深深的感到了困惑,阿德到底該如何與這位數十年前的地球的公主相處呢?

(AEL093313陳燕鳳)

  月光緩緩移動、微弱,然後日光取代了月華,無知的笑靨綻放最美麗的燄之花。在這世界,這樣無知的愉快,接近愚蠢。

  在找到公主這兩天裡,阿德不是沒有試著找有關公主一家的蛛絲馬跡,但卻依然遍尋不著,在那場大戰中,地球已經被混滅殆盡,要找到線索豈是易事?但當傳說不再是傳說,而眼睜睜的發生,除了尋找還是只能尋找。

  現在只能暫時將公主藏在阿德在女媧裡的個人寢室中,將公主託付給誰好像都不妥當,還在苦惱思索中的阿德也還未向總部回報這件事情。

  在這兩天裡,公主很快地學會了說話。她第一個會叫的不是爸爸也不是媽媽,而是阿德。

  像是一株小小的花苗,細心的澆灌,緩緩的舒展嫩綠,抽高長大,漸漸有了 花苞,待放。

  阿德從來沒有隱瞞過自己的身分,也沒有隱瞞他對公主身世的臆測,公主知道了,也自然而然的接受了她可能的過去。

  原以為她會傷心她空白虛幻的過往,沒想到她卻現出欣喜的眼光,含含糊糊的說,「我最喜歡阿德了。不這樣我們怎麼會相遇?」

  呵,聰慧的女孩,如花綻放的女孩。公主這樣滿心滿意的依賴著自己。這樣日日相依,每一日的甜蜜裡,他卻有種苦澀的恐懼。

  「…無知其實是好事。」他輕撫著公主柔滑的長髮,「什麼都不知道,其實是最幸福的。知道這些做什麼呢?妳說是嗎…?」

(AEL093382謝琬琪)

  二十歲的公主-伊藍(阿德認為她是水藍之星的伊人),在科技發達的現在,人類平均壽命是一百五十歲,伊藍才只是個青少年期的小女孩,雖然她已經活了數十年。

  而阿德這個最年輕的防衛署幹員雖然才四十歲,但是已經受到上級器重而被派遣來評估並調查地球目前的現況,從他年少得志來看,他絕對不是個省油的燈,所以就在第三天,阿德作出了一個不算決定的決定,他決定要先將任務交給同伴,他先帶伊藍回金星殖民地的住所,再好好思考如何向上級報告。

第二章-夥伴 編輯

  阿德帶著伊藍直接從女媧基地的傳送點傳送回金星殖民地三大城市中-帕斯洛城,踏出傳送點,從透明帷幕向外看,伊藍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伊藍雖然知道阿德要將她帶回金星,但畢竟她沒離開過地球,只記得記憶中的「水藍之星」的景象和現在殘破不堪的樣子,她完全無法想像現在所看到的一大片的草原景觀,雖然以前的地球也有森林和草原,但是地球上房子節次麟比,天空中無時無刻都有浮空穿梭,完全跟現在所在的帕斯洛城不同,完全沒有房子、沒有道路,甚至她開始懷疑阿德將她騙來有企圖?不過她「讀」到的不是這樣呀!?

  「歡迎來到我的出生地-帕斯洛城!」阿德按了左手臂上輕薄的鈦製儀器的一點,立刻在眼前出現一個影像,一個紫棕色頭髮、臉上有可愛雀斑的女子的影像。

  「蘇菲,先讓我們回家吧!」

  「是的,主人。」這名名叫蘇菲的女子恭敬的回答,雖然眼睛也不時飄向伊藍。

  他們站在傳送點外的解說牌為前往帕斯洛城的深藍色大門的前面,而就在伊藍還在疑惑這個女人是誰、帕斯洛城哪裡看得到房子的時候,蘇菲一回答完消失不見後,他們又瞬間移動到一個水藍色的門前,他們瞬間移動到一個「漂浮」在空中的水藍色的門前。

  當然,他們兩個也漂浮在空中,伊藍並不震驚他們為什麼會漂浮在半空中,因為阿德決定要帶她回金星的時候,阿德叮嚀她要換上另一雙鞋子,阿德沒說這鞋子的功用,但她知道,只有穿上這鞋子才能瞬間移動,反正這鞋子隨時能變換樣式,是高跟鞋也行,也可以變成球鞋、皮鞋、馬靴,所以伊藍也沒有多加反對,雖然她破繭而出時的衣物具有特別的效用。

  但是,一個「漂浮」在空中的水藍色的門?這門從哪裡出現的?而且為什麼只有門?伊藍向左向右向前向後的看,發現閃著白光的傳送點就在很遠的右前方,就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中央,離他們所在的位置很遠,所以她剛剛沒有發現這個門?

  門自動開了,裡面居然是一間屋子,伊藍睜著大眼看著阿德走進去,她呆站在門外,從外面看看門的後方,什麼都沒有,伊藍心想,天哪!不過才數十年的光景,科技又更發達了!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和驚訝,我等會兒會向你一一解說的,先進來吧!」伊藍這才終於走進了阿德簡單明瞭的小窩。

  簡單又溫馨的小窩,看起來就是一個獨居男子的處所,待蘇菲細心的準備了兩杯茶水在浮在空中的粉藍色圓桌上,阿德便邀伊藍坐下聽他說明一切,因為現在的科技比起數十年前的地球,又進步了不少,所以伊藍的吃驚不是沒有理由的。

  「歡迎來到我的故鄉,人類在太陽系中最大的殖民地-金星殖民地,而我還沒向公主你正式自我介紹,我是金星防衛署派駐地球、調查地球目前環境的總指揮官-王.艾爾德,大家都叫我阿德,」故作正經的艾爾德頓了一下,看見伊藍片刻神色有異,突然笑了起來,「哈哈哈...!」

  「你笑什麼?」

  「沒,只是很受不了自己的正經八百。」

  「那你可以快一點介紹我現在身處何處嗎?我對這個比較好奇。」

  「好好好,別緊張,伊藍,我們現在所在的是金星三城中的帕斯洛城,其他兩城是伏羲村和塞夏地堡,在金星中央系統「鏡門」的控制下,每季都隨意的變換景象,像現在,帕斯洛城是草原景觀,伏羲村是沙漠景觀,塞夏地堡是海洋景觀,而三城中唯一不同的是居住的地方,伏羲村的房子是隨時可見的,就像傳統的地球城市,而塞夏地堡一聽就知道,房子都在地底下,放眼望去,跟我們帕斯洛城一樣是看不到房子的,但是,我們帕斯洛城的房子是在空中,而且是隱形的,不僅隱形更是不佔空間,所以你只看得到薄薄的一扇門,而且只有在有需要用到的時候,才會看到的一扇門。」

  「你是說,現在的科技已經進步到可以將空間自由運用!」天哪!短短幾十年而已,就有這麼大的變化!

  「是的,沒錯...啊!糟了!居然這麼快!」鏡門居然這麼快就偵測到伊藍的存在。

  「逼逼逼逼逼逼逼...警戒系統啟動!警戒系統啟動!」

  這時蘇菲出現在阿德面前,「對不起,主人,蘇菲抵擋不住的鏡門的偵測。」

  「沒關係,你做的很好了,這樣我們要準備出發了。」

  伊藍臉色有點驚慌,這麼快就要去防衛署總部了嗎?現在科技這麼發達,會不會被發現呢?

  「蘇菲,將我們送到總部,我先帶她回總部覆命。」

  「是的,主人。」

(AEL093335楊曼琳)


  相對於底下兩人的不安,坐在主位的人饒富興味的看著阿德從地球帶回來的女人-伊藍。

  「阿德,你先下去。」

  「BOSS!這…」不知道為什麼,阿德不願意讓伊藍和老闆獨處,總覺得這樣會讓事情超出他能掌控的範圍。

  「恩?你對我的命令有任何疑問嗎?」他挑了挑眉,阿德的反應似乎…很有趣。

  「放心吧,我再怎麼樣,也不會吃掉她的。」

  「阿…BOSS,我沒有這個意思。」

  「呵呵,那就先下去吧,不要讓我再說第三次。」他淡淡地看著阿德,微笑。

  「是的,BOSS。」阿德逼不得已,還是退出了門外,在他的觀念裡,BOSS是不可忤逆的,剛剛他的遲疑,已經足夠讓他死上十遍不止。

  「…」伊藍其實很想叫阿德不要走,但是卻知道阿德不會反抗「BOSS」的任何命令。她從遇到阿德之後,就隱隱約約感覺到自己有一種特殊的能力,只要她願意,她可以看透別人的想法。因此,她知道,這個「BOSS」,有著主宰一切的權力。

  但是令她不解的,她竟然無法看透「BOSS」的內心,無法得知他到底想怎麼處置不屬於金星的她。

  「你很怕我?」在阿德走後,從上方傳來「BOSS」冷淡的聲音。

  「不…」她搖頭,她不怕他,只是猜不透他。

  「哦!這倒是挺稀奇的,在這裡很少有人不怕我。」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這裡的領袖,是令人敬畏的領袖。」但是卻不是她所該懼怕的對象。

  「呵呵,」即使在笑,聲音依舊冷淡:「看來,妳似乎從艾爾德身上探知了不少事情。」

  「擁有特殊能力的妳,奇蹟似的從超人戰爭中存活下來,妳的父親即使耗盡所有也要保住妳的性命。」他陳述著人們口中美麗的傳說,但她知道,這一切不只是傳說。

  「我,對妳很感興趣。」他這麼說著,用著淡淡的語氣。

  伊藍不認為這是一句讚美的話,對她而言,無法像看透阿德那樣看透「BOSS」的內心,讓她有一種不安定的感覺,她的直覺告訴她,他很危險。

  但是該來的總是要來,她不屬於這個世界,更甚者,這個世界或許會因為她而改變,如果「BOSS」下令要將她殺了,她一點也不會訝異。

  「放心吧!我不會要妳的命的,因為那對我沒有任何好處,至少,在艾爾德完成任務之前,我都不會殺了妳。」「BOSS」直接說出伊藍心中的疑惑。

  他的確不會要伊藍的性命,因為到目前為止,她都還是有利用價值的「棋子」。

  「你到底是誰?」伊藍慌了。為什麼這個人可以輕易的看透她,但是在她的眼裡,他卻如同一團霧氣。彷彿知道一切的他,伊藍相信,他將會是她最大的敵人。

  「呵呵,妳會知道的。」在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所有的真相就會在陽光下赤裸裸地被揭開,他很期待。

  「時候也差不多了,我想艾爾德應該會想見妳,我會派人送妳到艾爾德的住處。」他揚手,從牆壁中無聲無息的顯現出一個人模樣的白影。

  「不過為了避免再次出現被鏡門阻擋的情況出現,從今天開始,妳就以艾爾德的夥伴作為妳在這裡的身分,這是妳的虛擬管家,它的詳細功用可以召喚專屬於妳的管家替你說明。哦,對了,別忘記替他取個名字。」

  伊藍從白影手上接過一個類似護腕的東西,說也奇怪,一接過那個東西就自動附上她的左手手臂,看上去就好像是阿德那個可以召喚出蘇菲的東西。

  「沒錯,在這裡,人人手上都會有一個虛擬管家,它可以記錄任何事物,是屬於類似身分證明的東西。」他難得有耐心地開口為伊藍說明。

  「謝謝你。」

  「現在你可以召喚你的虛擬管家,請他帶你通過鏡門。」他淡淡地說:「祝妳在這裡生活愉快。」

  話一說完,伊藍四周的環境馬上變成白茫茫的一片,無邊無際,空曠的四周,讓伊藍不禁戰慄的搓了搓手臂。

(AEL093320楊凱嵐)


  隨意的按了虛擬管家上的一個按鍵,馬上出現一個有著美麗的水藍髮色的男子,最特別的,是男子一見到伊藍,竟然是「噗」的一聲。

  「…你是豬嗎?」伊藍張著無辜的大眼疑惑地問。

  「噗,請主人為虛擬管家命名。在此之後,吾將為主人介紹虛擬管家的功用與使用方法。」機械式的聲音,卻因為那聲「噗」而顯得人性化。

  「阿…要取名字呀!」這可難倒她了,她從保命裝置來到這個世界不久,對於所有的事物都還在學習呢!

  伊藍輕晃著頭,苦惱的模樣十分可愛。虛擬管家依舊微笑著等待主人下一個指令。

  「恩..不如叫做阿豬吧,你剛剛的聲音真的很像豬耶!」伊藍天真的語氣輕輕說出令人絕倒的答案,幸好虛擬管家是  沒有人類思想的科技產品,否則應該會先賞伊藍一顆白眼再說吧。

  「是的,「阿豬」命名成功。請主人下達指令。」

  「嗄?不是說要幫我介紹這個的功能和使用方法嗎?」她晃著手臂,提醒著阿豬剛剛說的承諾。

  「是的,請稍候,阿豬即刻為主人解說。」

  拉拉雜雜的介紹了一堆,雖然功能繁雜,但吸收力超強的伊藍還是在短短的時間就學會了虛擬管家的使用方式。

  「請主人下達指令。」

  「阿豬,帶我去艾爾德的家吧!」想起艾爾德,伊藍露出了足以傾倒眾生的笑容。

  「是的,主人。」阿豬機械式的聲音一落下,空中即出現出一道門。

  「呼,終於可以離開這什麼都沒有的地方了。」伊藍微笑著。

(AEL093340蔡孟佳)


  伊藍一踏出那道門,隨即踩入一個未知的異次元。

  「阿德,阿德……你在哪?」聲嘶力竭的吶喊。

  轟的一聲,伊藍墜地,發現自己身處一個虛幻的荒漠。頭一轉,赫然發現,虛擬管家居然也一起來了。

  正當她還無法理解,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時,金星中央系統「鏡門」,又起了變化,突然寒風大雪突擊而來,令伊藍不由得顫抖瀝瀝。

  突然,伊藍想起,當初阿德決定要帶她回金星的時候,阿德叮嚀她要換上另一雙鞋子,阿德沒說這

鞋子的功用,但她知道,只有穿上這鞋子才能瞬間移動,這鞋子隨時能變換樣式,是高跟鞋也行,也可以變成球鞋、皮鞋、馬靴。

  因此伊藍望著腳上這雙鞋,幻想自己能離開這鳥不拉屎的荒漠。

  眼一閉,身體騰空,倏地一聲,伊藍來到三城中的塞夏地堡,塞夏地堡是一片海洋。一巨龐然大物,擲在身前,頓時一陣濃霧升起。 伊藍呼呼兩掌驅開濃霧,早已不見龐然大物身影。頓然,眼前有一架宇宙飛船,伊藍搭上宇宙飛船,前面是一片浩渺無垠的霧海,微微發光,卻彷彿一動不動地凝滯在那裡。

  儘管飛船上的空速儀顯示出飛船正以驚人的速度飛駛,屏幕上卻要經過很長很長一段時間,才給人顯示以乎略為接近了霧靄。

  其實,這霧藹便是長有六光年、有三光年的巨蟹座星雲及其外延部分。在地球的坐遠境裡,它就像一隻巨蟹,它的得名,即源於此。這是一團極為稀薄的氣體雲,一直向外伸展,範圍大約有我們的太陽到最近的恆星一半那麼遠的距離。在星雲深處有兩顆星——也就是雙星——在發光,其中一顆發出我門所熟悉的地球上常見的黃色陽光:另一顆發出的則是非常強烈的白火熾光。船在太空中繼續穿行。

  後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發光體緩慢地、逐漸地爬進了屏幕,隨後竟把觀察宇宙的視線遮住了一半。飛船前方是發光的霧霄,後面則是星星點綴的浩瀚太空。這時太空中的星體有四分之三被霧雷遮住了。少數最亮的光從霧靄的邊緣上透出,顯得亮光略有些朦朧。但這只是少數。這時,飛船船尾現出一片不規則的黑暗。有些星體在其間一閃不閃地發著光芒,顯示著它的存在。鑽進了星雲,彷彿穿入了一條黝黑的隧道,船外全是閃閃發光的迷霧。伊藍此時,已忘了最初的目的。

(AEL093381張文馨)


  「好漂亮的地方啊!這裡是哪裡?」伊藍看著船外閃閃發亮的迷霧,不禁讚嘆起來,卻也開始擔心自己的處境。

  「主人,這裡是全宇宙中最漂亮的地方,我們都管它叫做『伊帕蕾』,意思也就是宇宙的聖地。但是『伊帕蕾』並不是永遠固定在某個地方。有人一生可能看到好幾回,也有人一生都見不到『伊帕蕾』。對金星的人來說,『伊帕蕾』就如同你們地球人類所信仰的回教聖地麥加一般,是一個重要的信仰基

地。所以主人今天第一次來到金星,就能夠見到『伊帕蕾』,真是有福氣。」阿豬將輸入在自己記憶體中的資料依序讀出。

  「喔!原來這就是『伊帕蕾』啊!」望著伊帕蕾的神聖與美麗,不知道為什麼,伊藍原本焦躁不安的心情,突然安定下來了;原本顫動的手,也不知不覺冷靜下來了。伊藍深吸一口氣,在心中默默許下了願望。

  「主人,你剛剛口中念念有詞是在說什麼啊?」阿豬疑惑的問著。

  「我啊,我是在許願。」

  「主人許什麼願啊?可以說來聽聽嗎?」

  「我希望未來的某一天,我可以回到地球。無論如何,地球還是我的家。當初爸爸把我放進保命裝置,無非就是希望有一天我能夠讓地球重新活過來。現在的我還無能為力,但是不管如何,總有一天,

我一定要地球恢復從前美麗的樣貌,讓宇宙的人知道水藍之星的美!」伊藍又在心中期許了一次。

  不知過了多久,船終於漸漸駛離伊帕蕾,而船身也沾染滿伊帕蕾的迷霧而顯得金碧輝煌。重現在伊藍的是一片無止無盡的黑洞,與船身上的金碧輝煌成強烈的對比。一瞬間,船失去了重心,黑洞似乎打算吞噬掉這個不速之客。 (AEL09241曾心怡)


  宇宙中的詭異星體,黑洞是一個時空的黑暗區,由一些質量頗大的星體經重力塌縮後所剩餘的東西,是難以想像中的腐敗、卻也是無法預料的未知,這是一個重力極大的天體。視界內任何物質都不能從裡面跑來,甚至是光都不例外,所以是一顆漆黑的天體,但是,它卻獵捕任何在它週遭出現的任何生物 、無生物,也侵蝕,所有正向的能量。

  「阿德!阿德!你在哪?」

  「阿德!」……呼救聲綿延不絕,卻在絕對強大的引力下,虛無的彷彿渺小的不足為道。

  「誰來救救我?」…在聲嘶力竭的吶喊過後,伊藍無可避免的墬入絕對的黑暗,用盡任何的努力,也難以逃脫。同時他的心靈也陷入了極度惶恐,臨界的瘋狂。

  「主人!主人!」一個陌生又熟悉聲聲呼喚,阿豬以類似跳針的音調,扭曲的、破碎的,期待伊藍有所回應。伊藍越過惶恐的臨界點後,漸漸、漸漸的冷靜了下來,她聽到阿豬的聲音,彷彿抓著了浮木。

  「阿豬,我在哪裡?為何這裡這麼奇怪?」

  「主人,我也難以預測,可能是傳說中的黑暗空間:『黑洞』。」

  「黑洞?」伊藍的疑問還沒有解答,一切失重彷彿停止了,阿豬的聲音,破碎的如同雜訊般不可聽聞,伊藍再次面對孤獨,卻不再害怕,飛船只剩下飄蕩,飛船漸漸穩了下來,不知道要飄向何方?

  但同時飛船卻也漸漸扭曲。原來,黑洞不是想像中的恐怖,在實相的更深次元中,真正的事實是,你的思想與行動不僅影響你所知的一生,並且還及於其他那些所有同時的存在。有時最單純的東西,因

為未知,所以顯得特別的可怕,其實,再簡單不過。就像所有假象背後都有的真相,在陽光下被揭開,其實再簡單不過,但過程中,卻屈折離奇,參不破。

  伊藍的天賦:讀心術,此時好像更加清明,以前,她可以知道除了自己以外,所有的一般人,一些

特殊人,只能是模糊的難以透視。而現在,她微微看出自己內心的思想,彷彿用另一個視線檢視自己,她知道,她的能力更強大了。

  其實,黑洞周圍距離不到一光年的區域,是一些大質量新生恆星孕育誕生地。宇宙中的黑洞並非只會吞噬,其實在黑洞的身邊就是一個星體育兒所,那兒無時無刻都在上演著新生星的誕生和演進過程。

只是這些伊藍都還不知道,她也無從知道。她詢問內心,她彷彿要等待一個契機,一個能脫逃,卻又再見到最喜歡的阿德那一個契機。

(AEL093382謝琬琪)


  在這黑暗的環境中,她的內心一方面開始越來平靜後,運用她的讀心術,開始著運行著一切,這時候,有位長者,緩緩的走像她的面前,和她說:「伊藍,妳應該知道該怎麼做才對吧,最黑暗的往往也是最光明的!」她心想,這位長者是誰呀,似乎很面熟,但她也沒時間多想,慢慢的站起來後,發現身 旁有一個奇怪的物品,當她拿起來時,突然,一道白光,引向她走去,當她走呀走走到盡頭時,發現了阿德!伊藍欣喜若狂,看著阿德一邊落淚一邊又是喜悅,伊藍和她的管家,就這樣平安脫困了。

  這一次伊藍似乎又獲得了新的啟示,愛情固然重要,但阿德,真的是她可以值得依靠的人嗎,或許是吧,但小公主畢竟是小公主,已經習慣了養尊處優,走到那都有管家僕人在一旁,想要做什麼都會有人伺候的好好的,雖說有著讀心術,也有著一顆善良純真的心。但也有盲點也會有解不開的迷題。

  這時她想起阿豬說的話:「主人,這裡是全宇宙中最漂亮的地方,我們都管它叫做『伊帕蕾』,意思也就是宇宙的聖地。但是『伊帕蕾』並不是永遠固定在某個地方。有人一生可能看到好幾回,也有人一生都見不到『伊帕蕾』。對金星的人來說,『伊帕蕾』就如同你們地球人類所信仰的回教聖地麥加一 般,是一個重要的信仰基地。

  為什麼她可以看到,是因為有讀心術嗎,為什麼呢?應該是因為她的心吧,有著一顆善良的心,只有最純真乾淨的心,才能有著清透的眼睛,有了清透的心,自然看的事情都是正向乾淨清透的,所以才能看到這吧!

(ael093313陳燕鳳)


  在經過掉入黑洞後的插曲,伊藍與阿德回到了他的住處。一到家,阿德忍不住緊緊的抱住伊藍,一股害怕的情緒向他襲來,他深深地害怕,若是再也見不到伊藍,不!他連想都不願去想,這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們已經了解彼此對自己的重要性,但卻又莫名的擔心、害怕,這種無法控制自己的影響力,兩人各懷心事的沉默著……

  在經獲通知後,阿德與伊藍又到了BOSS的面前。他一樣用饒富興味的眼神盯著他倆,不過這次卻讓伊藍感覺,像是有什麼事要發生般,BOSS的深沈令她感覺快要窒息、未知的感覺困擾著她。

  相較於伊藍,阿德似乎較為習慣BOSS的神秘、甚至是古怪。

  「BOSS,找我們有什麼事嗎?」阿德毫無猶豫的問。

  「王.艾爾德,」BOSS難得這麼嚴肅地喊他全名。

  「屬下在。」此時的阿德感受到嚴肅的氣氛,恭敬地回答著。

  之後BOSS宣佈的事項,只讓他覺得是那麼的不真實……

終章-毀滅 編輯

  阿德疲憊的躺於沙發中,一手撐著頭,沙發在空中漂浮著。他已經維持此姿勢大半天了。卻還是陷於自己的沉思中……,發現伊藍真的是件好事嘛?一開始欣喜是因為發現地球上居然還存有族人,但漸漸的,她好像離不開他,又或者說,他離不開她呢?現在她又被神秘的BOSS突然派為他的夥伴,這並不像是BOSS以前對付「入侵者」一貫的作風呀!(AEL093311林欣潔)

  伊藍不想知道他在煩什麼,所以也沒用讀心術讀取他心中所想,現在的她除了煩惱還是煩惱,她除了是阿德的夥伴,又還是個什麼東西呢?現在的金星人是她的族人嗎?她要何去何從?

  就在這時,蘇菲出現了,「主人,BOSS緊急招喚,請馬上準備好,我要將您送到防衛屬總部去了。」

  阿德點了個頭,連看伊藍一眼都還來不及,就已經到了BOSS辦公室門前。

  「進來吧。」

  BOSS一如往常坐在窗邊看著外面怡然的風景,對阿德說:「心裡有數了吧?」

  阿德一臉疑惑。

  「哈哈哈哈哈,這不像是你呀,王.艾爾德,這時的你,應該在疑惑,為什麼我會突然善心大發的留下了入侵者?姑且不論她是不是我們的族人,我如何對付入侵者這一點,你一向都很清楚,不,是全金星的人都很清楚,我的做事態度。」

  阿德一臉沉默。

  「是的,你的疑惑是對的,因為,我正想對你下達狙殺令-居然伊藍。」

  阿德依然一臉沉默。

  「哈哈哈哈哈,這就是你了,王.艾爾德,看來你已經被那個年輕美貌的小公主給『攻陷』了,不然,以前一聽到我的命令,沒有第二句話,就直接照辦的王.艾爾德,怎麼會如此的沉默?」

  「你知道為什麼依藍踏出指揮室後,為什麼會去了這麼多地方,甚至連『伊帕蕾』她都去了嗎?」

  阿德一臉震驚且大惑不解,震驚他並不知道伊藍歷劫歸來的途中,居然去過聖地!

  「很簡單,這是個測試,從來沒有人活著回來的黑洞和神聖的『伊帕蕾』幫我驗證了伊藍的來歷,是的,她曾經是個地球人,她也曾經是個公主,不過那是曾經了,現在的她只不過是個人造人,或許,更準確的說,她在幾十年前的那場大戰中,已經死去,雖然有那個經過事實驗證的保命裝置存在,但是那畢竟不敵強大軍火的摧殘,」

  「不…BOSS!一定是有哪裡弄錯了!」阿德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

  BOSS輕輕的看了阿德一眼,阿德急忙低下頭去,「別急!我還沒說完呢,你這小子果真深陷泥沼

了,」BOSS再將視線轉到外面的鳥語花香,「我調查過了,伊藍的出現不是巧合,顯然地球裡還有智慧高深的生物存在著,而且他們的科技進步的跟我們不相上下了,他或他們在知道你們這些偵查員到了之後,就將擁有讀心術的伊藍安排好,跟那個傳說一模一樣的安排,然後你才發現了她。」

  「這並不是上天的眷顧,而是可怕的禍害,所以我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毀掉伊藍,以免她傳送回我們這邊的訊息,說不定這些訊息足以引發下一次的星際大戰,而我,不能再冒這種險,好不容易重新建立起的金星的人們,也不希望再經歷一次那樣的痛,我的職責是,保護金星,SO DO YOU。」

  腦筋一片空白的阿德完全不敢相信剛剛從BOSS嘴裡說出來的話,這個不得不相信的事實?

(AEL093335楊曼琳)

==================================

  「為什麼…」艾爾德到現在仍然沒辦法相信,伊藍竟然是地球那邊派來的奸細,她一直是這樣的溫柔、善良,即使擁有讀心術,但她卻從來沒有傷害過任何人啊!然而BOSS的命令不容抗拒,金星的未來也不是他一個人能負責的,再怎麼說,也不能因為一己的兒女私情而毀了一顆美好的星球,許多人賴以維生的家園。

  接下了不得不接受的任務,阿德由鏡門回到了那個已然成為他和伊藍共同生活的小窩。伊藍在沙發上睡著了,似是等待著這個家的男主人的歸來並將她喚醒。阿德望著伊藍恬靜的睡容出神,無法置信眼前溫柔善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竟是……人造人?

  「阿德……阿德……」伊藍甜美的聲音傳進耳裡,這才打斷了阿德的沈思,他看著伊藍,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口,他多麼希望伊藍能對自己使用讀心術,那麼他便不用再欺瞞,也不必再對不起良心了。

  想著想著,阿德不禁越感羞愧,平日勇敢果決的樣子都沒了,只有焦急、心慌和深深的無奈佔據著他的心頭,一股前所未有的煩亂佔據了他的腦袋,讓他無法思考也不想思考。

  「阿德?」伊藍疑惑的看著他,張著楚楚可憐的大眼。

  「伊藍……我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說……今天……」阿德痛苦的掙扎著,不能說出關鍵的秘密,也狠不下心下殺手。他猛搖著頭,想甩脫凌亂的思緒。

  悲傷的空氣散佈在溫馨不在的空間裡,兩人沈默著,感覺到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阿德……別難過,我都知道了……」伊藍低頭說道,隨即又抬起頭來,看進阿德的雙眼:「無論如何,我愛你。」伴隨著決堤的淚水,她抱住阿德,緊得似乎再也不願放開。

  感覺到伊藍的淚水和顫抖的身軀,阿德的理智終於被情感打敗了。他決心要保護懷中柔弱的女人,而不再相信BOSS對他說的陰謀,他要掌握自己的命運,而不是一輩子受制於人,他要捍衛自己的感情,而且絕、不、認、輸。(AEL093320楊凱嵐)

  一旦下定決心,阿德開始鎮定下來,思考著未來的路該怎麼走。金星雖美,卻也沒什麼值得他留

戀的了,但要是失去了伊藍,那才叫做絕望。

  「伊藍,如果你願意,讓我們到宇宙去流浪吧,雖然不知道會怎麼樣,但或許能找到一個可以容納我們的地方。」阿德輕拍著伊藍的肩,一邊盤算著。

  無論如何,違背BOSS以後,金星是住不下去了。由於阿德是直接管轄於BOSS之下,依他的職位,在風聲走漏前駕走一艘太空航艦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要鐵了心不再回金星,任BOSS再怎麼神通廣大,也拿他沒奈何了。而且,這樣也不會連累金星上的任何人甚至一草一木。

  經過和伊藍細細的規劃和討論,阿德越來越是成竹在胸,從來沒想過伊藍會是這麼聰慧的女孩,居然連許多細節都思考的一清二楚。

  就這樣,兩人踏上星際逃亡的不歸路,雖然晝夜都在航艦中度過,卻倍感甜蜜幸福。

  「阿德,你想他們能追上我們嗎?」伊藍問。

  「不可能的,以我對金星防衛署的瞭解,他們是永遠都不可能追上我們的」阿德搖著頭解釋。

  「恩,那就好……我知道我們會經過地球,可不可以,最後一次,再讓我看看我生長的星球?」伊藍請求著,雖然這樣會有些風險。

  「恩……」經過長長的思考,阿德說:「好吧,不過要快。」為了心愛的女人他甘冒風險。

  巨大的太空航艦緩緩降落在地球殘破不堪的地面上,逐漸的被黑色的土壤包圍,並且下沈……

  「伊藍!這是怎麼回事兒?!」阿德驚叫到,不敢相信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

  「阿德,這裡是我的家。地球殘破的表面不過是掩護,實際上我們所有的活動都在地底下進行。」伊藍輕輕說著,依舊楚楚動人。

  「什麼?!這……」阿德的身體被一束強光籠罩而不能動彈,他吃驚的望著伊藍,不敢置信。

  「阿德,不要擔心,你將會在太空膠囊中作著有我的美夢,就像他們一樣。」伊藍甜甜的笑著,示意阿德看到牆邊一排的太空膠囊,每個膠囊中都有一個年輕人在幸福的微笑著,彷彿作著世上最美的夢。

  「伊藍,妳……那金星……」阿德的聲音漸漸微弱,伊藍靠著光束的力量將阿德裝到太空膠囊中,順便解答阿德最後的疑惑。

  「金星,將有榮幸成為我們東國的殖民地。喔,對了,你放心,它還能保有美麗的外貌,畢竟不是每一個星球都和地球一樣醜的呀!」伊藍笑了,滿足又愜意的看著她的新收藏。

  NO.8 金星 王.艾爾德               

完結                             (AEL093340蔡孟佳)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