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WikiTeamWork

青澀之戀

870個維基
頁面
增加新頁面
討論0 分享

聽著廣播,一曲熟悉的旋律--「你知道我在等你嗎?」,將我拉回到去年的生日...,那種心裡的感覺,仍是很深很深......


一開始認識的時候是在高中,那時的我還是個戴著眼鏡、留著學生頭、人人說我是好學生的資優生,所以當我上高中時,我以為我會就這麼平順地讀完高中,然後進入大學,畢業之後找份工作,在逼不得已的時候才被父母逼婚或是相親結婚,總之就是很平淡的一生,這些卻都因為遇見了你,讓我的人生出現很大的起伏。

記得在高一的週末,我都有習慣去圖書館唸書,原本都是只有我一個人。但是有一次的週末下午,因為讀參考書讀到太煩躁,所以我決定去其他樓層晃晃,想要找找其他的書來看看。當我在書架之間走著走著,因為太專心看書架上的書,沒注意到走道間坐著一個人,結果當然是我跌了個狗吃屎!

「阿!不好意思,我沒注意到有人走過來,請問妳沒事吧?」乾淨有力的聲音在我耳邊迴盪不去,不小心壓壞的眼鏡讓我看不清楚你的長相,我還沒回話的時候你又繼續問我問題了,「阿阿!你的眼鏡壓壞了!真的是很對不起,我賠妳一副眼鏡好嗎?哈囉?哈囉?請問妳有聽到嗎?!妳還好嗎?」「阿…我沒事、我沒事…沒有關係。」我趕緊回神回答你的問題,雖然我們這麼不浪漫的相遇的那一瞬間起,我知道,我身邊有一位邱比特拿著箭在射我了!

我知道自己不是人見人愛,公主般的女孩,總覺得在眾多的女孩子當中,我就只是微不足道的綠葉。我想過我可以很平順地唸完書,再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最後嫁給愛我的人和他一起共組家庭。可是外表長得普普通通的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我的王子何時才會出現,可是今天我卻遇見了他,一個素未謀面的人卻讓我的眼光不知該往哪裡擺。跟他說聲沒關係之後,他依舊低下頭讀他的書。我就只能默默地離開了。

雨天。我看著斜斜飄下的細雨,突然很想要在雨中散步。如果可以的話,能和喜歡的人一起在雨中散步,一定是很浪慢的事。不過這只是我的想像而已,我才不想淋雨之後,自己還要承受感冒發燒的風險,甚至是害怕頭髮會因為一場雨之後掉得更多變禿頭。

今天我一樣在學校的圖書館唸書,但真的覺得我不適合圖書館這種凝重的氣氛,管他的闔上書我就逕自往圖書館外面走去。才剛出圖書館,一個開朗的聲音大聲地叫住了我。「真巧,又在這裡遇見了妳。」


一抬頭,發現是上次和我相撞的那個男生。心裡頭樂的呢!因為前些日子還在想到底要怎麼找他呢?當然要問一下延續說話的時間啦。

「你怎麼會在這裡?」

「讀書阿,你也要回宿舍了嗎?」

「嗯,因為在這裡念不下去了,就先打道回府啦。」

「那剛好,看你也沒傘,那我們一起走吧!」

撲通撲通的,霎時間,心跳漏了好幾拍。難道.…老天爺特別的眷顧我,剛剛才幻想著能和喜歡的人漫步雨中,現在,就讓我應驗了!?簽樂透都沒有這麼準過呢。為了不要讓他發現我燙紅的臉,我幾乎不敢正眼看他。低著頭自顧自地走著。天啊,可不可以就讓我們一直走下去。這條路,若是沒有盡頭,多好?

「怎麼了?不舒服嗎?怎麼都不說話?」

你溫柔的問我,那聲音好像大磁鐵般的,那麼的有磁性。鼓起勇氣抬起頭看你,你瞇著雙眼微微笑著,哇‧‧‧千萬別這樣看我啊!我會手足無措,我會小鹿亂撞,我會頭昏眼花,我會,我會‧‧‧可是,你怎麼這麼可愛啊!?瞇起的雙眼更顯現出你迷人的溫柔。我好幸福喔!!!

「喔!!沒有沒有!!我…..」

喔!不!我結結巴巴的像什麼啊!!這樣他一定會誤會我,說不定還認為我有語言障礙耶!!救命啊!!!

「我..我..呃..你看!雨下好大」

啊啊啊!!!我講這什麼話啊!!!心裡頭罵自己一千遍,一萬遍,都無法挽救了啦!

「呵呵!對啊!你好可愛喔!」

什麼!?他說我可愛!?我好像有翅膀了,我好像可以飛上天了耶!!怎麼那麼幸福!!他誇讚我耶!!他是不是也對我有意思?喔!!不不,別胡思亂想好了!!

「你在搖什麼頭啊?怎麼了嗎?你真是一個有趣的女孩!」

有趣!?不會吧?難不成在他眼裡我是諧星!?怎麼可以,我在他眼裡竟然是個有趣的人!?我一定要扭轉他對我的印象!!

「咳咳!喔不!您瞧那雨,滴滴答答的下著,就像一首交響樂啊!」

嘿嘿!佩服我了吧!!我可是很有文學素養的呢。

「哈哈哈哈‧‧‧」

「你到底在笑什麼啦!?有甚麼好笑的啦!?」

死了,我在他眼裡到底是甚麼樣的人啊!? (by AEL093315賴彥媖)


自從上次一起雨中漫步後,我每天都在懊悔當中,一切的一切都不在我預料的範圍中,只要想起當天的情形,我就恨不得挖地洞鑽進去!

「算了算了!管他是什麼!我要讓自己平靜下來!不要為了一個剛認識的人就這樣讓自己亂了平常陣腳,這跟平常的我一點也不像啊!。」雖然要自己鎮定一點,不要再去回想,只是,心中似乎仍然擔憂著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到底是什麼?

(3個月過後)

「號外!號外!」班長急急忙忙的衝進教室,還沒等大家坐好,他又急忙的宣佈:「下個月的畢業季重頭大戲—告別單身晚會,到目前還缺一名女主持人,學校指定我們班要推派一名出來擔任這個重要職務!」一宣佈完這個消息,全班一片驚呼和吵雜的討論聲……

在我心裡早已有了人選,就是動靜皆宜、活潑外向又充滿才藝的古歆鈺,她人不僅長得美,對人很親切,還常常參與校內外比賽,所以,這次女主持人一定非她不可。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有一個宏亮的聲音打斷了所有人的討論。「相信大家心中的第一人選都是古歆鈺吧!?」原來,是班上說話最有份量的學生代表張煒,他平常雖然很少發言,但是,只要是他說的話往往就會成為班上的共識,也是一位很令我佩服的人。

正當我沾沾自喜的以為他的理想人選跟我一樣的時候,他又接著說了:「只是,我認為每次的比賽都推派她參加,這對她不公平,也對大家不公平。所以,這次活動應該改派其他同學來參加,而我個人認為賴妍如可以來擔任這個角色。」

轟!~~~「什麼?我有沒有聽錯?」現在我的腦海中一片空白,只有這句話不停在盤旋。「是我聽錯吧!?我今天吃錯藥嗎?要不然…我怎麼會聽到我的名字?」搖搖頭….,不,不會是我,一定是我幻聽了!

只是,為甚麼大家的目光都在我身上?

「對阿!對阿!其實賴妍如一向是班上的資優生,相信她這次一定能扮演好主持人的角色。」另一位同學說著。

「沒錯!沒錯!我們都差點忘了呢!……」

全班你一言,我一語的附和著。

「如果大家都贊同張同學提議的,那這次的女主持人就由賴妍如同學來擔任吧!請大家為她鼓鼓掌。」

一直到隔天,我才從恍惚中醒來,唯一記得的就是當時我傻著眼,連一句為自己辯駁的話也說不出來。到現在,要後悔都來不及了啦!我真是欲哭無淚。

正當我坐在涼亭裡為自己哀悼的時候,我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嗨!賴妍如同學,我們又見面了!」

「怎麼會是你!?不對,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當然知道你的名字,因為從今天開始一個月內,我們都必需要常常見面啊!你不知道嗎?」

(by AEL093323 高于雯)


聽到這句話,臉就不爭氣的紅了起來,天啊!上天真是太眷顧我了,前幾個月的殷殷期盼,好像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讓我醺醺然……。

「為什麼啊?」我帶著既期待又不解的問。

「想必我現在要來個正式的自我介紹了,你好,我是三年二班的黎家惟,也是單身晚會的負責人之一,所以我才說我們以後要常常見面啊,請多多指教囉。」

原本還對自己被推為負責人正傷透腦筋,因為對正值高三的學生來說,分分秒秒都顯得特別重要,讀書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再籌備這個活動啊?如果被媽媽知道我得要分神處理這些事,免不了又是一頓嘮叨,誰叫媽媽把當年想要考上台大的希望都寄託在我身上。

有這樣的使命,我知道我應該全力以赴,可是現在我卻感激有這個機會,讓我可以更靠近你一點,至於其他的考慮,就顯得微不足道了。回到家,吃完晚飯以後,我藉口以後放學後要和同學唸書,要晚一點回家,媽媽雖然狐疑了一下,不過幸好媽媽沒有再追問下去,我吐了吐舌頭,太好了,順利過關!晚上睡前我想:「高三的升學壓力,往往壓的每個高三生喘不過氣,但現在我卻對每一個明天,充滿期待,而這一切都只因為有你在。」

結束一天的課程,用我跑百米的速度,我迫不及待地往學生會辦公室衝去,唉優偎呀!好痛~疑?放學後空蕩蕩的走廊,怎麼會多出一道牆,抬頭一看,天啊!居然是我朝思暮想的他,真糗~怎麼被他看到我這個樣子。 「你怎麼每次都冒冒失失的啊?你也要去會辦嗎?我們一起走吧!」

不期然的相遇,還來不及高興完,又來了一個晴天霹靂的大消息,「妍如,我們覺得你很適合帶領我們,所以剛剛我們一致決議,希望你能當們這一次的企劃案總召。」我沒忽略他們一個個一副不想再擔起這個責任的眼神,畢竟這一次每一班會被選上的人,對他們來說幾乎都是無可奈何的事,但此番情景又讓我不得不接受。

「我……好吧!我願意試試看。」雖然口頭上答應接下這份工作,但以前沒有接觸過這類事情的我,真的沒有沒有把握能夠做得好,眼神不自覺得掃向大家,突然,我接受到一道支持的眼神,那份讓我溫暖的眼神來自於他。 「高三了~大家都很忙,擔任總召的雜事很多,我也願意幫忙賴妍如,總召也算我一份吧!」

家惟,謝謝你。我在心裡默默的感謝他為我發聲。就這樣,我們之間又多了一個交集。

因為有家惟的幫忙,在瓶頸時,他總是有層出不窮的創意,我意外發現,他的辦事能力很好,但要辦好一個活動,尤其是像這樣一個全年級的活動並不簡單,我們常常要忙到八九點,今天因為要做最後的確認工作,不知不覺已經到了11點了。

「呼~終於可以回家了!」我鬆了一口氣。

「好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啦~我家就在這附近啊,真的很晚了,你也早點回家休息吧!明天見囉!」

在道別之後,我依然如往常走在回家的路上,一邊回味今天和他相處的場景,突然間,眼前有一抹黑影擋在我前面……。

「小妹妹,這麼晚了怎麼一個人還在外面啊!需不需要叔叔帶你回家啊?」天啊!怎麼會讓我遇到這種事情,我明天該不會出現在社會版的頭條吧!不要!抓緊書包,我伺機而動,等待逃跑的機會,可能是他看出我的意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我身上撲過來,霎那間我以為我死定了,但腳底好像被強力膠黏住般,此刻的我一動也動不了,眼睛一閉等待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

「阿~~~~~」ㄟ,不是我在叫阿?當我睜開眼睛,已經看到「叔叔」被一陣迴旋踢給踢飛出去了,在我面前落荒而逃,臨走前還不忘說一句「算你狠,壞了老子的好事。」

當我跌坐在地上還來不及看到救我的那個人的身影,就先看到一雙溫暖而厚實的大手向我伸了過來,「起來吧!你還要在地上坐多久?」聽到這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家惟!」我的眼淚不自覺得流了下來,熱騰騰的告訴我,這是真的……「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你不是已經回家了嗎?」「因為我放心不下你阿!你這個傻瓜!對了,我忘了告訴你,我是跆拳道黑帶的!」「恩?」當我歪著頭還不解他說這句話的用意時,「你願意讓我在身邊,一直保護著你嗎?」「我……我…..」此刻的我已經感動得說不出話來了,從第一次相遇、雨中散步到單身晚會的一路相挺,他在我心中已經紮了根,此時四周一片寂靜無聲,眼前被眼淚氤氳覆蓋著的我,在月色的見證下,坐在地下的我拉住那雙即將帶領我邁向新的方向的大手,大聲說出「我願意」。

終於到了單身晚會的這一天了,就要驗收努力籌劃的成果了,這一個月來,單身晚會不只有我們努力的痕跡,還有好多我和他的回憶,這一刻,我會一輩子記得!

「呼~明天就是單身晚會了耶,總召的工作也終於要卸下了,可以跟這幾個熬夜的生活說掰掰了……。」邊收著東西,我一邊和家惟閒聊,只是他今天好像不太有精神。

「咦?你今天似乎心不在焉耶!你有聽見我說的話嗎?」我轉過頭才看到他臉色不對,滿頭大汗。

「沒有啦~天氣太熱了!我們快點回家吧」

走在他送我回家的路上, 「家惟,明天晚會結束後的慶功宴,你應該會去吧?」

「會啊!好歹我也是一大功臣呢!」

「是是是!你說得都對,希望明天能夠一切順利,那我們明天見囉!」

到家門口和他說過晚安以後,我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心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可能是他太累了吧!甩甩頭,不要想太多了,反正工作已經要結束了,明天還有得忙的呢!還是早點睡吧!

晚會在一陣嘈雜喧鬧中結束,從大家的笑靨中,我看得出這次晚會辦得很成功,但昨天說自己是大功臣的人怎麼今天一整天都不見人影啊?

「妍如,走吧!我們去慶功宴囉!」

「咦?你有沒有看到家惟啊!我今天都沒見到他的人影呢!」

「你不知道嗎?聽說他跟老師請了一個禮拜的假,他沒跟你說嗎?」

一個禮拜的假?發生什麼事了?他昨天還好好的啊?一連串的問號隨著不安而來,我現在根本無暇顧及慶功宴,我只想知道他現在人在哪?

「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事,慶功宴你們去就好了,祝你們玩得開心點!」

急急忙忙打了他的手機,一直呈現關機的狀態,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要請一個禮拜的假,我越想越不安,一整晚焦慮的氛圍,讓我輾轉難眠。

隔天週末,我起了一個大早,從他最好的朋友小馬口中問到了他家的地址,我心急地立刻尋著地址找到他家,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按下門鈴。

「來了~是哪位啊?」

看到了我心心念念了一整晚的身影,懸在半空的心終於有點踏實的感覺了。但是想到這個傢伙讓我擔心了一整晚,一股委屈隨著眼淚傾巢而出。

「你這個討厭鬼,你請假幹麼不跟我說啊?又不接手機,又不跟我聯絡,你不知道我會擔心你嗎?」

「對不起啦,是我不好,別站在門口,先進來吧!」

我以為男生的房間都是亂糟糟的,沒想到進了他的房間,窗明几淨,櫃子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百科全書,難怪平常和他聊天他總是言之有物,帶給我不一樣的驚奇感受,瞥眼看到桌上有一本厚厚的書攤開著,我好奇一看,一堆專有名詞讓我頭昏腦脹,只大概知道是有關醫學的書吧!

「你在看什麼書啊?」

「喔喔~沒有啦!一些有關癌症的書。」

「你什麼時候對這個有興趣了呀?」

「呃~這個喔…沒什麼啦!其實我的爺爺和叔叔就是因為癌症去世的,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朝著醫生的方向前進。」他邊說著連忙把書收起來,放回櫃子裡。

「咦?那昨天的晚會辦得怎麼樣?」

「跟你說喔~昨天你沒來真是可惜,大家的情緒都嗨到最高點,假如你看到啊,一定會很有成就感的……就是啊…….」我滔滔不絕的說晚會的經過。

「妍如,你先坐一下,我去一下廁所。」

第一次來到男生的房間,不免想好奇的起來東看看、西瞧瞧,起身時不小心打翻了果汁,濺了一地。「啊~衛生紙、衛生紙。如果被他發現了,又要說我冒冒失失了。」有了!衛生紙,趕緊用衛生紙把地板擦一擦,咦?衛生紙後面怎麼那麼多瓶瓶罐罐的藥啊!這時,家惟就已經走了進來。

「嘿~你吃那麼多藥幹麼?你是林黛玉喔?」

不知怎麼的,他突然慌張地擋在櫃子前面,很不自然的說「我身體硬朗得很,你忘記我是跆拳道黑帶喔!」

「我知道啊,那你幹麼吃那麼多藥?」

「……對了!你還沒吃早餐吧!我先去換件衣服,我們一起去吃早餐吧!」

他為什麼要顧左右而言他,為什麼要轉移話題呢?我不知道,但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訴我,一定有我不知道的事情,而且,我總覺得那些藥不太對勁,趁著他去換衣服,我偷偷地拿了一顆藥放在包包裡……。

(by AEL093317 李佩璇;AEL093321 黃元芝)


我也忘了我點了什麼早餐,跟他聊了什麼,我滿腦子想的都是包在衛生紙裡的那顆藥…。

為什麼他會有那麼多藥?

那並不是普通的感冒藥阿?

現在的他看起來很好阿!但為什麼要請假一個禮拜?

他看癌症的書…,這是不是代表著什麼?

我不禁的摸了一下包包中的那顆藥,種種的疑問,亂七八糟的想法,一下子全都湧上我的腦海,我卻無法靜下心好好的整理,並思索此刻的我應該怎麼做,我只知道,我想知道真相!

看著眼前的他,對我滔滔不絕的述說王建民昨天的戰績,我揪成一團的心,終於舒緩了一點點。

應該沒事吧?!

不!你一定要沒事阿!


看著手中的那顆藥丸,我卻有些遲疑了,我竟然害怕結果…。

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真相!

於是,我將這顆藥丸包好握緊在手中,衝去樓下的藥局。

「阿姨,你可以幫我看這顆是什麼藥嗎?」

「怎麼了?你不舒服嗎?」

「沒有啦!我…我們老師要我們做報告啦!麻煩妳幫我看一下啦!」

「這麼特別的作業喔!來,我看一下!」

真是一個很爛的藉口!老師怎麼會拿藥給我們做報告嘛?算了算了!王阿姨人很好,他不會發現的。

「咦~~你們老師怎麼會有這種藥?」

「怎麼了嗎?」

「這是一種止痛藥,主要是由嗎啡為成分。」

「那什麼時候,會需要服用這種藥?」我心急的想知道真相。

「基本上,這是一種臨床上使用在癌症末期的患者身上。但是通常這種藥大多是液體需要經由注射的,在醫院需要經由醫生許可才會使用,除非病患無法住院,才會給於藥丸,依照自己的情況服用。這是你們老師給你們的嗎?」

「恩恩!我懂了!謝謝阿姨!」我抓起那顆藥丸,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藥局。

「喂!妍如!」

一回到家,我馬上撥了電話給家惟。

「家惟,……我們是好朋友吧?」

「當然阿!怎麼了嗎?」

「那你有沒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妍如,妳怎麼了?你怪怪的!」

「痾…那個…,痾…沒有啦!沒事沒事!對不起!沒事沒事!」不知為何,我竟提不起勇氣問他。

「真的嗎?有事要說喔!」

「恩…對了!下個星期日,你有空嗎?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下個星期日?!咦…?要去哪裡阿?」

「這是秘密,早上八點我們約在火車站見面。恩,就這樣囉!掰掰!」

「喂!妍如?喂!」

我醒他現在應該是一頭霧水吧!沒辦法,我實在鼓不起勇氣問他,或許,害怕結果的成分占了大多數,就在那一霎那,我決定就自私的享受現在我跟他的關係!什麼都沒事!不是嗎?就因為這樣的念頭,所以我決定約他出來,在下個星期日。

下星期日,是我的生日。

(by AEL093336 許婉葳)


在下星期日到來以前...我查了好多的資料

包括癌症、包括那顆藥、包括癌症的家族病史...

我都快忘記原來我是個高三生,即將要面對大考的高三生,整個心都在他身上...自己想東想西,想了很多

無論如何,能夠在家裡放著這顆藥,都不會是好事。雖然思緒很混亂,但還是自己整理出一個方向

有這個藥,代表有人有需要它...會是誰呢?是家惟自己?他的家人?還是其他?當然,我絕對不相信”老師要我做功課”這 理由...但無論如何,我希望在我生日那天,能夠知道有個結果

我想,我應該已做好心理建設,無論是好、是壞,我要面對現實;或者說是,我想陪他一起走過…

生日那天

在火車站前見了面...他依然帥氣的站在我身邊,頓時好有安全感哦

對了,差點忘了,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呢...帶著他在台中市裡亂逛著,中午去一中街找間餐廳坐下

點了餐,他起身幫我付剛帳後沒多久,有幾個人也走進來餐廳,並與他打招呼…看似他們很熟的樣子。

其中有個女孩子,探頭探腦的在偷看我?心裡覺得怪怪的,心裡在嘀咕著,不知道他的朋友們會怎麼看我...

對了,奇怪哦。他的朋友們都在玩樂器嗎?不然怎麼有人揹著吉他、有人帶著小提琴…。

他坐在我面前

笑呵呵的看著我,跟我說:「妳是不是有話想跟我說啊?」 哇!糗了…如果我和他面對面,二個人,或許我還問得出口。現在他五個朋友在現場。我更是不敢問..

吱吱唔唔的回答著:「唔,沒事呀…」

他說:「那你沒事的話…換我們有事囉…」

突然心裡有個被反將一軍的預感。他與他朋友拿出樂器…彈起了音樂,整個餐廳突然活潑了起來…這幾首歌還真是耳熟能祥的好聽歌曲:童話、愛如潮水、當你孤單你會想起誰、每次都想呼喊你的名字…這…?這些歌…?難不成他在跟我表白?我心裡忐忑不安?故事裡的女主角會是我嗎?而那些藥、他家族的癌症…我該問嗎?

他笑嘻嘻的,有點痞痞的問我:「你沒話說的話,就換我問囉…」

這時背景音樂突然換成” 你知道我在等你嗎?”

他說著:「妳知道這首歌的歌名嗎?」

我回答:「知道啊。就是:『你知道我在等你嗎?』。」

他居然直接回答:「我知道啊,我知道你在等我啊。」

我哽咽了,原來他真的知道我在等他表白,而且他很用心的找了朋友來,就是為了哄我說出這句話…

「那…我…」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笑笑的說:「我想妳還在擔心我家裡那些藥是吧?其實告訴你,我是把我爺爺過世前的藥留在身邊。警惕自己,要自己隨時運動,而且我有定時去做追蹤檢查,妳要…關於咱們交往,還有疑問嗎??」

嗯?他怎麼不是問我要不要與他交往?還是直接問我,有沒有問題?幾秒鐘後…

他說:「妳不回答的話。就當你默認囉…」

他的小樂團奏起了”明天會更好”。我…感動的點了頭…

他牽著我的手,跟他的樂團說:「跟大家介紹,這是我女朋友,她叫做”妍如”。」

他朋友異口同聲的說著:「妍如好。」音樂隨之一變,換成了”明天我要嫁給你了“這也太跨張了吧?我才不要嫁給他呢……

在歡笑聲中…我依稀感覺到了幸福… 111 (byAEL093324 洪婉甄)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