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如此冷靜的他,此時卻莫名心悸,也許是最心愛的人將永遠不可能出現了。

「把雨涵交出來!」一名男子云。他是個熱血少年,每遇到路見不平總是拔刀相助,只要是他認為是對的事,他就勇往直前。若這種人在正道上,那將是一股強大的助力。但,他大多數的朋友皆是狐群狗黨,所以他的姊姊為此感到心痛,故只要ㄧ有機會就慢慢將他導正,並使他逐步趨於正途。

雨涵生長在書香世家。自小就喜愛讀書識字,她的悟性極佳,只要被她見過的書,沒有背不下來的。並常考倒夫子和親人,而被讚譽有加,但卻也造成平輩間的誤解。後來家道中落,雨涵獨自一人闖蕩江湖,也認識了師父及陳義。

或許,這就是緣分吧!陳義狂迷上了雨涵。幾個月前,黃中見到楊二對雨涵微笑,陳義就發狂似的想把她搶回自己的手中。聰明的雨涵早已知曉這樣的鬥爭是來自於她,雖然如此,卻還是想不出什麼好方法。或許雨涵對感情之事還是無法釐清。可能每個聰明人遇到情感上的障礙時,也會像解不開的艱深問題般既不肯放掉卻又痛苦吧。

深吸了一口氣後,雨涵對楊二說:「坐著修練吧。」楊二略帶驚愕的眼神,輕輕懸浮在草地上,並有淡淡的霧氣從身上泛出。這是一心師父傳給雨涵的招式:將幻霧散布四周,並讓這些幻霧成為一層結界,可使修練事半功倍。看著楊二 坐定調息,雨涵才安心修煉。通常調息會耗費許多時間,這是初學者常常抱怨的 。因為調息結束後伴隨著是強烈的饑餓感,這是尚未脫離物慾的人所畏懼的。 但像雨涵的境界,連進食都免除了,也自此釐清了感情上的思緒。(AEL092201)


今日乃官府所辦的比武之日,不少聞訊前來的英傑,這當中當然有好打抱不平的陳義。長髮成辮至於頭頂,看似鄉下的窮小子。

比武開始根本為一場混戰,陳義單腳一跆,身子一旋,面前馬上倒下三人,他蹲下隨意拾起一把長劍,揮了幾下,感到還蠻順手的,就索性留下來當武器了。此時忽然被人從背後猛撞一下,回頭一看,竟是個少年。少年頻頻道歉,而他手中的大刀還不停的抖著,不對,是他在發抖。陳義十分好奇,那麼害怕為何來參加這樣的比武大賽,雖不至於喪命,但亦不需自討苦吃吧!他不再想那麼多,還是勝出要緊,他可要多拿些白米和銀兩回去,否則她的母親又要傷腦筋了。雖然家中不准他學武,但他對武學卻是非常執著,總希望能四處行俠仗義。此時,對武的人越來越少了,由原本的百餘人剩下不到十多人,而這十餘人中亦包括楊二。

楊二身背一把像大旗般的長刀,那鋒利的刀刃,看起來無比刺眼。就在此刻長刀朝他迎面而來,陳義反身一躍數尺,沒想到竟又是另一陣刀勁。好在,陳義即時如流星般化解了招式,但維持不久,長劍出現了裂痕,接著便聽到一聲「錚」,長劍碎裂而開,而因此頓時跌坐在地,但也幸運躲過了攻擊。手無寸鐵的陳義暗叫糟糕,摸摸兩旁,突然觸碰到一樣東西,俯視而去,原來是一把泛著淺淺藍光的劍,長約三尺,劍柄盤龍,劍鞘為紫木鑲鳳形玉而成。沒想到楊二的長刀又再度出現在自己的眼前,說時遲那時快,寶劍出鞘,紫光綻開,宛如鳳凰振翅而飛,劍刃一振,嗡聲響起,身形一轉,勁風旋起,攻守並進。(AEL093304)


陳義趁此機會,終於擊敗了楊二,武術大會也在這時趨近於尾聲。突然少年緩緩的走向陳義道:「少俠,能否給我那張盟主證明,銀兩及白米我可以給你,不知你是否... ...」「說原因吧!」陳義把劍指向他。「在下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必須得到那張證明,希望少俠能諒解」少年向陳義拱手低頭。「這... ...什麼原因呀?... ...算了!希望你言而有信。」「一定... ...多謝少俠。」「我棄權!」陳義一躍而下。

比武大賽結束後,雨涵來到了陳義的住處,並詢問關於大賽的事,但陳義沒有說出,只是默默承受這一切。原本只要獲得到武林盟主的頭銜就可從一心師父那風風光光迎娶雨涵,並讓親人脫離現況的窘境,但現在已成了泡影。可是雨涵臉上並無顯露出不悅的表情,反而勸陳義說:「事情過了就算了,反正現在我們還是在一起的,只要省著花用,相信日子還是過得去的。」

經過許久的時日過後,擂台上的那位少年突然出現在陳義家中,少年介紹自己:「在下姓趙名行,家父是當今的水師提督,前日幸蒙您照料,今日到來是欲將少俠推薦給家父,協助訓練兵團。」陳義一家人聽到無不瞠目結舌,以為這是一場夢,突然陳義喲喝一聲「好」,才把其他人從驚訝中拉回。

雨涵終於順順利利、風風光光嫁入陳家,經濟也因陳義協助提督訓練兵團而有很大的改善,而雨涵也在閒暇時教導趙行內功心法,陳家因而在地方聲名大噪,無人不稱羨。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好人有好報吧!」成功不可能無原無故的從天上掉下,必須努力地靠自己爭取,如此才不會放走從眼前經過的機會。(AEL093301)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