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在某一個夜晚,我邊吃著晚餐邊端詳著爸媽,在吃飯時間不說話是家裡的習慣,所以在吃飯時間東看西看算是一種消遣,對我來說,家中習慣不少,所以我必須靠一些無聊的小動作舒緩我的處境,飯後,依常規我洗完了碗,再去客廳跟爸媽一起看一會兒的新聞,這是習慣的飯後活動,我終於回到我房間了,我開了個小燈,想躺在床上發呆,但我很難撫平情緒上的波動,我直覺內在有個東西被放大了,我不能再用一些無聊的動作轉移對它的注意力了,我知道我必須做些什麼來填滿它。

現在,我坐在我房間的窗戶旁,外頭一片漆黑、平靜,屋裡除了桌上這一小盞燈和我還在活動外,一點聲響也沒有,這些和我接下來要記錄的一切相差甚遠, 我怕我學會習慣,然後遺忘,所以我必須趁著我記憶猶新的時候把我經歷的一切紀錄下來。

(杜彥穎ael093208)


在一場華麗的宴會上,四處都顯得富麗堂皇,有著紅色檜木的旋轉樓梯、在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牆上掛著Jacques-Louis David的畫,鋪著絲綢的長桌上擺著1982年的紅酒、魚子醬…等等各式各樣的異國佳餚,所參加的大多都是名流政要,而我穿梭在這些人裡面卻也怡然自得,因為我穿著一套深色的西裝,那是70年代復古的樣式,剪裁俐落大方,再加上刻意的將頭髮往後梳,顯得器度不凡格外有精神,實在有別於平時戴著黑框大眼鏡,走路緩慢行為低調的我。

過程中我不時在人群中張望,希望能看穿些蛛絲馬跡,但是此時人群中出現了頗為熟悉的身影,對我頻頻招手示意,我不自覺的朝這曼妙的身影詢問:「請問妳是我高中同學嗎?」她說:「我是你高中老師,安妮。」「那妳怎會出現在這裡呢?」我充滿好奇的問,原來她是在一個因緣際會下,嫁給了身價數百億的凱文,他公司的拓展涉入各行各業,還有無數的房地產,其中最廣為大家津津樂道的,就是他手中握有一顆價值10億的鑽石。 這時我心中暗自竊喜「這簡直是我的好運呀!」因為這就是我會出現在這場華麗的宴會上最大的誘因。(吳慧玲ael093216)


「為什麼妳還會記得我?」我這樣問,她微笑,沒有回答。我聳聳肩,沒有接下話題的意思。「跟我來。」她說,說完後踩著高跟鞋往出口走去,我尾隨在後。

一路上我們都沒有交談,她走向停車場的一輛紅色LAND ROVER,坐上駕駛座後,熟練的操作著,「上車!」她笑笑的對有點呆住的我說。「女人開這種車,要命!」我心裡這樣想。

我沒有問她要去哪裡,她似乎也沒有告訴我的打算,車上除了Dinah Washington的歌聲外,沒有其他聲音,她放在方向盤上的手隨著歌聲偶爾打打拍子。車子行駛了莫約二十分鐘後,我好奇的探頭向外看,這裡的路我沒有很熟,只是隱約知道似乎是往山上去了,因為路面開始變的顛簸,雖然不知道她會帶我去哪裡,但我一點都不感覺害怕,反而心跳異常的加速,興奮的期待著。幾乎十多分鐘沒有看見路上有車子駛過,終於路上也不再出現住家與燈光,道路慢慢趨於狹窄,只容下一部車子勉強通過。

終於道路連一輛車都無法通行了,她把車隨便停著,使意要我下車,自顧自的往前走。沿路上沒有什麼照明,但我很清楚的聽著她的高跟鞋敲著山路的響聲,穿著高跟鞋的她走在這樣的路依然優雅,「這樣的女人真有趣。」我心裡不斷猜測她的過去,以及揣測她下一步行動,而正當我還陶醉在我自己的想像中時,她倏地停下腳步,轉頭對我說:「到了」,她依然微笑著。

(吳亮瑩ael093226)


眼前一間破舊的小木屋,我心中無數的疑問,而她依舊往前走,輕輕的推開門,微笑著對我說:「進去吧!」我隨著她的腳步進到屋子裡,一陣刺鼻的腐朽味向我襲來,看來很久沒人來過了,我心中想著,環顧四周,只有一扇窗微微的透著月光,我看不清楚屋子內的東西,她向一旁的櫃子摸索,拿起了一只手電筒,照著地面,接著開始對地面敲敲打打,我站在有鋪著地毯的木質地板上看著她,下意識的對腳下的地板敲了兩下,發出了低沉的聲響「碰、碰」空的!地板下是空的,我一臉驚訝的看著地板,這時她轉頭笑著看我,對我說:「看來我沒找錯人。」我不確定的再敲了兩下,那聲響讓我肯定地板下是空的,她向我走來,意示我來離開那地毯,並蹲下將地毯掀開,我難掩興奮看著地板,清楚的看見木質地板上畫出了一個大大的四方形,她開心的發出驚嘆聲,並找到了把手,企圖將它掀開,但它動也不動,「需要幫忙嗎?」我問著,她抬頭看著我好像突然發現我的存在似的,「是的!」從驚訝表情轉為淡淡微笑的對我說,我抓著把手將地板掀開,是階梯!通往地下的階梯!而她像著了魔似的,向地下走去,而我心中充滿了疑問,但好奇心讓我隨著她走下去。

地下濕氣的味道使我不舒服,而她依舊踏著她的腳步持續往前,我再也忍不住的大聲對她說:「為什麼帶我來這?」她停了下來,轉頭對我說:「我需要你!」我心中疑惑的說:「需要我什麼?」她說:「我需要你的智慧」智慧?又加深了疑問,「為了什麼?」我不斷的逼問,「為了那10億的鑽石!」我心糾了一下,心跳加速,「但為什麼是我?」我說,然而她微笑著說:「因為你也為了它而來。」她轉頭繼續向前,我不敢置信的看著她的背影,安靜的地下我聽見自己不斷加速的心跳聲,我不再多說,尾隨著她前進。

〈張媜雯ael093228〉


隨著他一步步走下樓,週遭安靜的出奇,聽得到的只有兩種聲音。一種是我和他兩人的腳步聲,另一種聲音在我心上迴然不去:「這到底是哪裡?」腦海中的疑問並不能解決我心中的問題,我只有沉住氣耐著性子等待他的下一個反應。這條通往地下的階梯沒有扶手,周圍沒有一絲燈光,照理說應該是伸手不見五指才對,奇怪的是,平常怕黑的我竟然沒有一點點恐懼,而且她的背景在沒有光源照射下卻能夠如此清晰。

或許是好奇心戰勝了恐懼,我才會上了一個久為謀面而自稱是我高中老師的女性的車,來到偏遠山上的破舊木屋裡,還發現了地下的密道。繼續走著走著,不暁得過了多久,突然間一束白光射入我的雙眼。「是出口!」我大聲喊出來!「沿著白光走,不快點就來不及了。」她面帶嚴肅的說。這是我今天第一次看到她收起笑容露出認真的神情。

白光外面的世界別有洞天,我聽見鳥叫、聞到花香,看見小橋、流水。這裡的一切似乎非常熟悉,但是卻想不出來究竟是哪裡,只覺得眼前的一景一物好像曾經出現過。我猛然一回頭,已經看不到走過來的路了。「我迷失方向了!」更離奇的是,那個帶我走過來的女人卻如人間蒸發般消失得無影無蹤!我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於是朝自己的臉頰大力得捏了一下。「好痛!」

〈羅浩怡ael093204〉


我驚訝得說不出話,眼前的世界美麗卻也陌生,而最令人頭疼的是,這些都是真的!那麼現在的我該如何是好?10億的鑽石?需要我的智慧?那麼現在她人又在哪裡呢?那個神秘如薄霧般的女人……我感覺腦子一片混亂,不行,我需要安靜下來,把這一連串不尋常的事情組合起來,這其中一定有某種邏輯,既然10億元的鑽石已經在她手上,又為什麼要把我帶進這個詭異的地道?而且這個地道的出口,竟然是另外一個世界!難道我現在走進的是多啦A夢的任意門嗎?這其中一定藏有什麼秘密,而且是比我原先預設還要更複雜的內情。

天色不知不覺就要覆上一層濃密的黑,『不妙,再不找個歇腳的地方,今晚就要和這個森林裡的野獸共度一晚了!』我心裡起了一陣寒意,彷彿森林深處有好幾雙飢渴的綠色眼珠冷血的攫住我,本能的快步離開這裡,幸好,發現一個能棲身的隱蔽岩洞,雖然洞口不大,但要是不嫌棄的話,這已經足夠我安撫自己疲累的身軀,和作一整晚的美夢了,毫不猶豫的鑽進去才發現這洞裡原來另藏玄機,石壁上密密麻麻刻著古老而陌生的語言,地面的青苔很稀薄,看來自己並不是第一個踏進這裡的人,我感到自己體內有一種原始的呼喚甦醒過來,這個地方一定有玄機,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揭露這個奇特世界、秘密地道以及價值不斐的鑽石之間的關聯了,對了,還有她,我不禁想到她包裹在緊身絲綢下的曼妙身段,微揚驕傲的眼神激起的不是憐惜,而是一種征服的騷熱慾望……『妳究竟藏了甚麼秘密呀……』這時,一隻手臂搭上我的肩頭,猛然回頭,對上的是一雙嚴峻而鋒利的眼睛。

〈吳宛靜ael093224〉


「哼!又是一個不知死活的男人!」這是一種久未言語的低啞聲音。現在出現的老年人是誰?金碧的大廳、安妮、十億元的鑽石、秘道、森林、及眼前的老年人,我迅速的回想這一天一夜所發生的事情,想從這裡尋找一些蛛絲馬跡。突然間畫面定格,安妮的笑。

天!我應該相信我的直覺!安妮不懷好意的笑及那著了魔的行徑都顯示眼前的人只有一個可能,眼睛的主人就是凱文。為什麼意氣風發的凱文會變成這樣,明明兩天前還出現在雜誌上,年紀也不過大我十多歲!強壓下一切的疑問,我輕輕的問:「你是凱文吧!」我不想激怒了在這陌生的地方,眼前的人唯一能夠幫助我的人。

他仰頭大笑:「哈哈哈,你倒是第一個認出來的人。安妮這次找的人還挺像樣的。」隨著他身體的擺動,身上也傳出了陣陣惡臭味。我放慢呼吸的速度,想忽略這份腐爛的酸臭味,直直盯著他的眼睛問:「這裡是哪裡?」凱文的眼睛開始渙散、陷入瘋狂,「這裡是哪裡?是我發財的地方啊!哈哈哈,快出來,不要躲起來啊!」突然間他又跪地求饒,「請原諒我,對不起,原諒我,不要,不要收回一切。」看著他詭異的行為,我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想法,不,這真有可能發生的嗎?十億元的鑽石不只是值錢而已!它更有魔力!這分魔力更有可能會讓生命保持在最有力量的狀態。

茂盛的森林、蒼老的凱文、著魔的安妮,都在印證我這份揣測,問題是鑽石到底在哪裡?它不僅是這一切謎題的解答,也是我能夠回到現實世界的鑰匙。

〈翁婌華ael093235〉


回到現實世界的鑰匙?一股奇怪的力量,把我引向另一條路,空氣中令我緊張的空氣,我的腳步還是朝那方向前進,一步一步的往前,我急湊的呼吸聲,吸入陣陣腐爛的酸臭味,和只有我自己聽的到的心跳聲,但底這股力量要帶我去哪裡?我可以拿到鑰匙嗎?

已經弄不清這是第幾度空間,明明是下了樓梯到地下室,但現在所處的環境,在經過一遍陰森樹林後,看到一大片的草原,我就站在草原和森林的交界處,雖然眼前是綠色的大草原,但躊躇在之間,卻不敢前進,像是前方有玄機暗藏。

瞬間,一股力量把我推出森林,我回頭看,已經是一片草原了,看不到邊境的大草原。 我沿著草原邊的小溪走,溪邊什麼都沒有,令我感到害怕,不久後,我看見一艘小紙船漂來,我彎下腰,揀起小船,彩色的小船,用很軟很軟的紙做成,我輕輕的放在手上,突然一陣風吹來,紙船又回到小溪,不知道是溪還是風,很快的向前離開了。是我走來的那個方向。

我看見前方有座小橋,我走了上去,橋上有各種圖樣,每個都閃閃發亮,我小心翼翼的扶著把手,總算過了這座怪異的橋,我踏下橋的那一步,遜的一聲,前方出現一道彩虹般的橋,我同時往回一看,「天啊!草原呢?」我剛剛踏了什麼,難到是彩虹橋的圖樣?又是一次心藏瘋狂跳動的聲音,我究竟會往哪裡去?

〈林吟儒ata093131〉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