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認知失調理論 編輯

Leon Festinger(1919-1989),美國社會心理學家。主要研究人的期望、抱負和決策,並用實驗方法研究偏見、社會影響等社會心理學問題。1959年獲美國心理學會頒發的傑出科學貢獻獎,1972年當選為國家科學院院士。他最著名的貢獻即是在1957年提出「認知失調理論」(cognitive dissonance)。

社會心理學家利昂•費斯廷格在1956年首次於其著作《當預言失靈》中提出了此一理論,其觀察幽浮末日教派的成員們對這種反直覺信仰的堅持,以及其領導人的預言失敗後,改信人數的增加。因為地球滅亡的預言失敗,「預期落空」增加了認知間的失調,結果使得大多數沒有心理準備的成員們,為了減緩此一心理失調而改去接受新的預言;亦即,外星人已經因為他們而饒恕了這個星球。

認知失調是一個心理學上的名詞,用來描述在同一時間有著兩種相矛盾的想法,因而產生了一種不甚舒適的緊張狀態。更精確一點來說,是兩種認知中所產生的一種不相容的知覺,這裡的「認知」指的是任何一種知識的型式,包含看法、情緒、信仰,以及行為等。

認知失調的理論表示相衝突的認知是一種原動力,會強迫心靈去尋求或發明新的思想或信仰,或是去修改已在心裡存在的信仰,好讓認知間相衝突的程度減到最低。已有實驗試圖去量化此一理論上的趨動力。

「認知失調」理論編輯

「認知失調」理論主要在處理各種認知間的關係。簡單而言,認知失調是當個體對所面臨的情況和他們心中的想法不同時,所產生的一種心理的衝突。而當個體知覺有兩個認知(包括觀念、態度、行為等)彼此不能調和一致時,會感覺心理衝突,促使個體放棄或改變認知之一,遷就另一認知,恢復調和一致的狀態。

基本上,認知(cognition)可視為是一種「知識(a piece of knowledge)」,而此知識泛指一切有關態度、情緒、行為、觀念、或對價值的看法等等。例如,「環保很重」、「我喜歡黃色」、「當孝敬父母」等,都是認知。多數的認知是在個體成長的過程中學習而來的。每個人心中都會同時有各種不同的認知,而這些認知,很多是不相關的,有些是一致的或是調和的(consonant),而有些則是不一致或是失調的(dissonance)。我們大多數的認知是不相關的。

調和的認知(consonant cognitions)係指認知間彼此配合或是存在協調的從屬關係。例如,「我很用功唸書」與「我的成績很好」就屬於調和的認知。人們基本上喜歡他們的認知間是存在調和關係的,但是何以有這種偏好,其根源卻是不可知的,或許這是由於生物基因構造使然,抑或是因為個體在社會化的過程中漸漸形成的。

一認知如果與另一認知的「相反面」是調和的,則我們可稱此二認知是失調的。比如我「很用功」,但「成績不好」間就有失調的關係。Festinger 認為個體在經歷到認知失調時,心中會有一種不快的張力或壓力;這種壓力就如同在飢餓與口渴會有一股力量驅使生物去尋找食物與水一樣,個體也會尋求解決方案來降低這種張力與壓力所帶來的不適。

影響認知失調強弱程度的因素可大至分為四項。

  1. 當認知間的差異性愈大時,連帶所引發的不適感也就愈大。比如「非常用功讀書」與「成績很差」就比前面的「很用功」與「成績不好」來的令人難受。
  2. 彼此間失調的認知的個數越多,所帶來的不悅程度也會越高。比如除上述的兩個認知外,再增加一個「其他人成績都很好」的認知,就會讓人更不舒服。反之,如果「其他人的成績也很差」,則可以降低不舒服的感覺。
  3. 當彼此間調和的認知的數目增加時,不適的感覺也會下降。
  4. 個體賦予各個認知的重要性也會影響到認知失調張力的大小。比如說,我的成績雖然不佳,但我的父母或老師從來不會以成績來作為獎懲的依據,因此我賦予「成績不好」的「重要性」或「權重」也就較低些,進而這個失調所帶來的不適也就會弱一些。

由此可知,我們可預測,個體在降低認知失調可採取的步驟包括:

1. 改變原有認知。
當存在認知失調時,由於各種認知抗拒改變(resistence to chance)的程度不同,「認知失調」理論預測個體會傾向於改變最容易改變的認知,也就是抗拒改變最小的認知。例如,我們可能會開始相信,其實「成績不好」是因為「相對別人而言,自己並不是真的很用功」。
一般而言,認知失調常常導因於一個既有的概念或看法與後續行動結果間的不一致,而由於行動的結果是自己選擇的,較不具可逆性、較不易改變,因此個體會傾向於改變原有的看法。
2. 增加「調和」的認知的個數,減少「失調」的認知。
例如,「題目很難,大家都考不好」,「我讀書時,家裡一直有事情在干擾我專心」等等。在做法上,個體可能會以「選擇性暴露(selective exposure)」的方式來避免認

知失調。所謂「選擇性暴露」是指個體會經意或不經意地忽視非調和的認知,而只注意到調和的認知。

3. 更動各認知的相對「權重」。
由以上的介紹可知,人的決策行為深深地受到其認知的影響。即使面對同樣的情境,不同的人也會因為其背景或特質的差異而對環境有不同的認知與反應。例如,投資人對股利宣告或購併等公開資訊就常會有不同的解讀。

我們也可以從資訊與決策過程的角度來解釋認知失調。基本上,從系統的角度來看,整個決策過程可以表示為「輸入(input)→處理(process)→輸出(output)」 三階段的程序。因此,影響決策結果(即輸出)的因素可分為二大類:

  1. 在「輸入」階段,哪些資訊被納入考量?
  2. 在「處理」階段,在相關資訊納入後,個體如何做出適當的決策。

Heiner (1983)指出,個體所面對的問題之困難程度,以及可獲得之資訊的複雜程度常常超過其能力所能勝任,以致於無法正確的處理資訊,並做出最適的決定。 Heiner稱此為「勝任程度-困難度落差(competence-difficulty gap; C-D gap)」,

當此落差加大時,個體能夠對問題(情境)做出適當決策的不確定性就會提高,而為了避免此不確定性,個體會變得越不願意對新的資訊做出反應,而反而傾向於依循及採取可為之所掌握或熟悉的行為與經驗法則(參見Hosseini (1997))。

由於情境的複雜,個體常會以簡化認知的方式,來簡化其決策過程。三種常見的現象包括:

1. 先前假說偏誤(prior hypothesis bias)
個體囿於其先前既有的看法,會傾向於尋找驗證其看法的資訊,而對與其想法相反的資訊視而不見(也就是會不經意地過濾掉不利的資訊,頗有「掩耳盜鈴」之趣)。研究發現,個體會高估確認其心中想法的資訊的價值,而低估相反資訊的價值(Kozielecki, 1981)。
2. 定位與調整(anchoring and adjustment)
Tversky and Kahneman (1974)指出,對某一變數的初始估計值(initial estimates)會被個體視為一個參考的指標(即「錨(anchor)」),這個初始估計值就變成個體的一個認知,而當新資訊或證據顯示原有認知不對時,個體仍會以原有的估計作為調整的指標,因此常常使得修正的幅度太小,而不是馬上就根據新的證據調整認知。
3. 強化承諾(escalating commitment):
當個體對某些事件或行動有所承諾時(或是覺得有責任時),這個承諾就形成一個認知而不易改變。因此個體會改變其他與此承諾不一致的認知來降低認知失調所帶來的不適。更而甚者,個體甚至會加強原有承諾的認知。不過,傳統的經濟理論假設個體在面對所擁有的資訊下,總是能夠做出極大

化其預期效用的理性決策,而即便表現出偏離理性的行為,此「偏離」也是隨機的,因此無須也無從以科學的方法去探討。然而也正因如此,傳統經濟理論在解釋許多像是金融泡沫等的怪異現象時,就顯得牽強與力不從心。

認知失調的實驗研究編輯

Festinger 的實驗:
受試被要求做一個動手不動腦,非常無聊的工作後,實驗者要他們去告訴下一個受試,這個實驗工作其實是一個很有趣的工作。為此,其中一部份受試接受二十元為報酬,另一部份則只有一元的報酬。最後所有受試都接受一個工作有趣程度評量的問卷。是接受二十元的受試或是接受一元的受試會覺得工作比較有趣?以認知失調論怎麼解釋這結果?
辛勞觀(justification of effort):
認知失調論的一種解釋。個體視辛苦是有價值的事,因此雖對某一工作的報酬不滿意,但會自行調整想法,認為辛苦工作是值得的,如有老師認為「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不亦樂乎。」

會產生認知失調是因: 1.造成認知失調的行為是你自己的選擇。 2.你已經深深投入。 3.你的行為對別人有影響力。 也因此,態度或行為比較容易被改變。

自我知覺(self perception) 個體由自己的行為來推自己的態度。 例:我上課遲到,因我不喜歡這位老師。與由態度推行為的論點不同。以Festinger的實驗為例。我拿一元還說這是有趣的工作(行為),那我大概是真認為那是一件有趣的工作(態度)。


認知失調和猴子

人類具有特殊的天賦——將不合理的行為合理化。譬如你面前有兩個無法抉擇的工作機會,A和B,當作出去B的決定之後,你就會開始鄙視A,沒有理由的鄙視,心理學上稱之為「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許多人認為決定是深思熟慮的結果,其實不然。心理學家認為我們的合理化或自欺的才能主要是為了給別人留下好印象,展示「誠實的品德」,保護自我的意識,感受自我的價值。這種天賦並非人類獨有,最新的實驗證明其他靈長類動物也有類似的心理學機制。

根據發表在《心理科學》上的研究報告,耶魯大學的研究人員用猴子和一組沒有社會經驗的4歲兒童做實驗,第一次發現猴子也存在認知失調。在他們的實驗中,一隻猴子需要從M&M的三種顏色中選擇一個自己比較偏愛的,每次給予兩種顏色。如果他在紅藍之間選擇了紅,當優先選擇的顏色改變 後,他仍然不會選擇藍色。當在他面前擺上藍黃兩色,沒有競爭,沒有猶豫,他多數會拒絕藍色。

合理化被認為有益於進化:當一個決定作出後,第二選擇(second-guessing)就成為了阻礙,事後你可能會懊惱,但會強迫自己相信是正確的。一位研究人員表示,「如果兒童和靈長類動物展示與成人相似的模式。我們趨向於認為人們需要重新改寫行為合理化的歷史,但這只是一個外部觀察。這個實驗顯示決定未必是經過深思熟慮。」事實上人們經常隨意作出決定。


認知失調理論例子舉隅編輯

1、薪水越少,工作越起勁?——談內部理由

在過去,社會心理學上有個有名的實驗,實驗的過程大概是這樣的: 研究者找來兩群大學生,分為甲、乙兩組好了。研究者告訴學生,要他們進行一項實驗,實驗的方式很簡單,就是一個接一個,走到房間裡,做一些文書工作。 工作很無趣,但學生不知道。學生們分成甲、乙兩組,各自一個接一個,走進不同的房間。這時,房間裡面的研究者告訴學生,為了提高下一位實驗者的工作態度,你必須騙他:工作一點都不瑣碎、無聊,相反的,很有趣。

學生出來時,就得昧著良心騙下一位學生,說這工作很好玩、很有趣。然後,研究者會給他一些報酬。甲組的學生給予二十美元,乙組的學生給予一美元。到最後,甲乙兩組全部的學生都做完了,研究者便問:「說句老實話,你覺得這工作有不有趣?」

甲乙兩組的學生感受到的經驗都是一樣的:排成一對,站在房間外面,然後前面一位學生做完工作,走出來交班,告訴他這工作很有趣。等到自己也做完了,研究者會要求他騙下一位。甲乙兩組唯一的差別是:甲組學生騙了人,得到二十美元的報酬;乙組學生只拿一美元。 你猜,到最後,甲組的學生會覺得工作比較有趣,還是乙組的學生?

很多人都會猜是甲組學生。人們的想法是這樣的:甲組學生拿的錢比較多,所以比較甘願——結果實驗卻出人意表:竟然普遍是乙組學生認為工作比較有趣。 為什麼?這就是內部理由的奧妙。

因為甲乙兩組學生都被要求騙人,而騙人是不對的,學生會感到不安。當甲組學生拿了二十元,心理就得到了補償,他會覺得自己做了這種事,是有原因的,因為有二十元的報酬,這二十元就是外部理由。外部理由讓學生知道:自己是為了這不小的獎賞而騙人。

乙組學生卻慘了,他們順著研究者的話騙人,卻只拿一塊錢,這時,他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服自己。想想:自己也真的很笨,為了一塊錢,卻去騙人,真是不值得。學生在找不到外部理由的情況下,只好說服自己:「也許,這工作還頗有趣的。」這種改變的認知,就是內部理由。 甲乙兩組學生在最後的時候,研究者問他們:到底這工作好不好玩時,甲組學生的外部理由消失了(錢已經拿過了),他自然不必再說謊,他會說:一點都不好玩。但是乙組學生憑藉的是內部理由(他已經說服自己工作很有趣),所以他會表示:工作還頗有趣的。

2、買衣服

我們上街買衣服,我們一定會買我們認為好看的衣服。正因為我們認為它好看(認知),我們才會買它(行為)。認知引導行為,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了。 但是,有些時候,行為卻可以反過來引導認知。這就是說:因為我們先做了,我們只好改變我們的觀念。為什麼呢?認知行為失調理論告訴我們:認知一旦跟行為脫節時,我們就會感到焦慮,例如:我們買了一件衣服,回家一穿,卻發現不好看,我們自然很痛苦,因為我們認知衣服是不好的,我們卻買了,認知跟行為失調了,我們的舉動彷彿告訴我們:自己是個大呆瓜。

這時候怎麼辦?改變行為?拿衣服退回店裡?萬一不能退的話呢?放到衣櫃不要穿?萬一非穿不可的話呢?那麼,我們就只好改變我們的認知了——我們得說服自己:這衣服雖然爛,但還是有可取之處。

這就是敝帚自珍的道理。我們選擇自己喜歡的,卻也會喜歡自己所選擇的——為的就是不要讓自己的認知與行為發生失調。

3、女人與爛人

一個女子選擇了一個爛人,所有的親友可能都勸告她,但她終究選他了。等到激情過去,爛人開始原形畢露,這下慘了,女子怎麼自圓其說?她犧牲了親情、友情,卻換來這樣的結果——她當然不能接受,不能改變對方之下,她只好改變自己的認知,她得說服自己,那男的雖爛,但是還有可取之處。等到女子為男人犧牲更多時,她就更不能放棄了。

4、被超車

就像我們開車,被一輛車子無理地超車,我們一定會想:對方可能有急事,所以才開這麼快,有了這個解釋,我們不爽的心情才得到紓解——被無理超車,還得為對方解釋,否則我們就會覺得自己很沒用。

何種因素導致執迷不悟

「執迷不悟指的是人們在認知過程中無法將客觀與主觀、現實與假設很好地區分開來。如果將自己這種已有的經驗駕馭現實之上,並過分固化的話,就產生了執迷不悟。」華夏心理網心理諮詢師曹芬元表示,人本身對事物是有自己認知的,對事件的態度是由自己的評價來決定的,而且這種評價是依賴於其自身的經驗。

此外,美國心理學家萊昂-費斯汀格在解釋人的執迷不悟的心理時,認為這是由認知失調導致的。他認為,人都會遇到信念與現實發生衝突的情況,這種情況就會導致認知平衡失調,此時,人們就會感覺難受從而想辦法來恢復心理平衡。恢復平衡的方式有兩種,一是承認事實,一是找到一個理由來維持平衡。後者就是我們所說的認知失調───當你做決定採取行動或者遇到跟你原先預想的不一樣的信念、情感或價值觀後,引起內心衝突,所體驗到的一種心理狀態。

北京慧源心理與教育研究中心的李玲認為,認知失調可能會導致執迷不悟,但執迷不悟並不一定是由認知失調所引起的。導致執迷不悟的原因有許多:首先是思維定式,以前認識事物的習慣可能會影響後來認知事物的方式,而不會因時因事而進行變化,這表現為人們的固執﹔其次,有的執迷不悟是由於心裡的保護,有時人們未必認識不了事物的客觀,隻是由於自我防禦機制,會使人堅持自己的看法。這就是說我們在勸解別人的時候語言要恰當,如果不恰當的話,兩人會因為言辭爭論,而不是因為事情本身﹔再者,有的是由認知失調引起的,比如說曾經有一個女孩深陷愛情騙局,別人一眼就看得出來是在騙她,但女孩子就堅持認為那個男人是愛她的。這就是另一種的固執。

與認知失調理論的相關與比較編輯

團體迷思(Groupthink,亦作團體盲思)編輯

定義: 指1.團體在決策過程中,由於成員傾向讓自己的觀點與團體一致,因而令整個團體缺乏不同的思考角度,不能進行客觀分析。一些值得爭議的觀點、有創意的想法或客觀的意見不會有人提出、或者是遭到忽視及隔離。團體迷思可能導致團體作出不合理、甚至是很壞的決定。部份成員即使並不贊同團體的最終決定,但在團體迷思的影響下,也會順從團體。

對群體道德深信不疑:成員相信群體所做出的決策是正義的,不存在倫理道德問題。因此忽視道德上的挑戰。

論點提出: 由美國心理學家艾爾芬•詹尼斯(Irving Janis)首先提出。但William Safire於2004年8月8日《紐約時報雜誌》(New York Times Magazine)撰文指出,團體迷思一詞實為 William H. Whyte 於1952年在《財富雜誌》中首先提出。

詹尼斯利用「團體迷思」一詞形容團體作出不合理決定的決策過程。詹氏對「團體迷思」的原定義為「一種思考模式,團體成員為維護團體的凝聚力、追求團體和諧共識,而不能現實地評估其他可行辦法」

酸葡萄心理編輯

起源: 一隻狐狸試圖去把長在樹上的葡萄藤上的一串葡萄拿下來,但不成功,於是就離開,並怨恨地說:「那一串葡萄是酸的!一點也不好吃!我才不希望吃到呢!」。認知上葡萄是鮮甜的,因為不能得到葡萄,而以一種矛盾的心態說是酸的。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